[ 超验骇客 / KKBB ] [ Max / Harry ] Summer Madness(5)

※※※

 

 

 

在简单地解决了早餐之后,哈里还是决定回旅店探探情况。

 

“如果她真的遇到了危险了,那肯定是我害的,因为那些黑衣人是冲着我去的,如果我不住那家旅店,她也不会碰上他们;不,你不用跟我去,我只是去探探情况,如果发现情况不对或者遇到危险我能逃——午饭之前我没回来找你的话,就按那张纸条上的号码给佩里打个电话——不,我说了你不要和我一起去,如果你也遇到了危险就没人知道这事了。”哈里努力想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但在麦克斯看来,那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退一万步说,我死不了,他们大概只是想绑架我而已,但如果你也在现场的话,就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杀人灭口了。”

 

“——为什么不直接报警?”

 

“拜托。”哈里忍不住翻了翻眼睛,“相信我,我摊上的事几乎没有哪件是警察能解决的,也就只有你这样安分守己的好好先生才会相信警察了。”他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举到麦克斯眼前晃了晃,“实在不行我还有这个,不过这是下下策。”

 

麦克斯看着对方,一时也不知该说点什么。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就算真的跟去了也帮不上忙,但他还是担心对方会碰上什么危险的事情。尽管后者的态度表明他相当适应并且习惯这种生活,但对于几乎过着实验室与公寓两点一线的生活的麦克斯来说,这种情况还是相当让他感到手足无措的。

 

“——那,注意安全?”他有些无奈地这样说道。

 

“这就对了嘛!”哈里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叫什么来着?”

 

“麦克斯·沃特斯,你可以叫我麦克斯。”

 

“哈里·洛克哈特。”他说到这里,略显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了,那么我不得不告诉你,其实我不想报警的另一个理由——是因为这个名字在警方的档案记录上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麦克斯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都还没搞清楚哈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会用枪,有来路不明的黑衣人想要绑架他或者追杀他,西装外套没有扣上扣子,里面穿的是一件简单的无领T恤,不错的观察力,喜欢碎碎念,看起来不是那么正经并且靠谱,但意外地有着强烈的正义感。

 

所以。麦克斯判断道。所以他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遇到危险的频率还不低;他有一个多数时候都衣着考究的上级(或者说是一个类似上级但关系亲密的朋友),但他自己的本性要比这散漫得多;碎碎念大概是出于习惯,但观察力更像是后天的职业本能;以及,嗯,正义感。

 

“……私家侦探?”

 

这下哈里的表情便显得更加无辜了。

 

 

 

在哈里肯定了麦克斯的那番推理之后,后者对于让他一个人回旅店这件事似乎稍微放心了一些,尽管当事人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哈里回到旅店的时候是九点二十五分,似乎没有异常的动静。

 

他先是在一楼的过道和大厅兜兜转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老板娘的踪迹,连几个住着人的房间都毫无动静,这让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比先前仅仅只是猜测时还要不好的预感,没有由来,但足够让他提高警惕了。

 

他注意到大厅里那只老旧的风扇在吱吱呀呀地转着,引起的轻风大概只够吹动一张餐巾纸。他认真地回想了一下,但实在记不起自己离开旅店的时候它是否也是像现在这样开着的了,只好作罢,并在心里记下了这个疑点。

 

在楼梯下稍作了停留之后他决定上楼看看。

 

脏兮兮的墙壁,无人的走廊,意味不明的涂鸦,忽明忽暗的廊灯,一切都和他离开之前别无二致,除了——哈里在自己的房间门前停下了脚步,低头盯着干净的地板——除了他掉在这里的早餐已经不见了之外,一切正常。

 

哈里猛地转过身,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黑衣人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你们对老板娘做了什么?!”

 

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向他靠近了过来,伸出手想钳制他的胳膊。哈里下意识地掏出手枪指着对方,一边往开着门的房间里后退了一步,“老板娘人呢?!”

 

“我们也想问你同样的问题。”

 

“什——”

 

“砰!”

 

突兀响起的枪声让哈里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向自己倒了过来,这才慌忙往边上闪过了身,在尸体摔倒地面的时候再次颤抖了一下。

 

他难以置信而犹豫地抬起头看向枪声响起的方向。

 

半透明的纱质披肩,大波浪卷的棕色长发,暗紫色的指甲油,廉价香水黏稠得似乎可以黏住血管的香甜气息此刻混着火药的气味显得更加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她放下举着枪的手,扯了扯因为刚才的动作而有些滑落的披肩,然后对这哈里露出一个懒洋洋的轻佻的微笑,“嗨,亲爱的,再次祝你早上好。”

 

“……老板娘?”

 

 

 

哈里艰难地吞了一口开水,仍旧有些难以消化眼前的情况。

 

老板娘相当随意地在床沿坐了下来,然后抬起眸子看向还捧着水杯呆站在桌边的哈里,“我知道那些人在找你,我也知道这是因为你的朋友拒绝与他们合作。”她垂下眸子,然后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们想让你和你的朋友调查的内容是什么吗?”

 

“当然想!”哈里马上答道,顺手将杯子放回了桌上。

 

老板娘再次抬起头看向他,勾起一抹甜腻的微笑,然后用相当轻快的声音说道,“是我。”她说,“他们想调查的就是我,以及我这间旅店。”末了还对他眨了眨眼睛。

 

哈里不自觉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们本来只是想捉住你,然后逼你合作或者别的什么,但很不巧的是你逃命的时候偏偏住进了我的旅店——这也是他们这么快就能找到你的原因——这不得不让他们开始怀疑你是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并且想要和我合作来对付他们。”

 

“……所以他们现在是想直接干掉我?”

 

“没错。”她微微嘟了嘟嘴,用不满似的语气说道,“刚才为了救你,我把自家的旅店给弄脏了呢,真是的。”她说,“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信不信由你。”

 

哈里在脑内理了一遍对方的话,并没有发现不合逻辑的地方,但仍旧有些将信将疑——在对方并没有向他完全坦白的情况下。毕竟他连对方的真实身份以及这间旅店的秘密都还不知道,或许她是对的,但太多的疑问让他不得不保持着警惕。

 

所以说她到底是什么人?他想。拉皮条的老鸨?黑手党老大的情妇?救了他一命并告诉他这些又是为了什么?哈里这样想着,开始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了面前的女人。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旅店老板娘该有的模样,除了过于镇静自若的气场以外,任何视觉上的细节似乎都写着庸俗二字。但那也可能只是伪装,哈里补充道。他看着女人搭在床沿的手指,左手拇指的指甲盖上涂着一个显眼的字母R。

 

“哈里。”他说,“我猜你已经知道了。”

 

“丽塔(Rita)。”她回答道。

 

“玛格丽特(Margaret)?”

 

“不,就只是丽塔而已。”她说,“一个代号,你应该明白的。”她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不瞒你说,我救你是有目的的,你应该猜得到。”

 

“什么?”

 

“我,或者说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保护,但是你必须得跟我们合作。”

 

好吧,哈里想道,这还真不是一个意外的答案。

 


.tbc

评论
热度(3)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