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Sugar Ray(01)

Title:Sugar Ray
Pairing:Jackson Wang/Wowkie Zhang
Rating:NC-17
Warning:乐坛小鲜肉X地下乐队主唱,王嘉尔21岁,张伟28岁,其余设定也会尽量和现实有出入,虽然分级写着NC17但应该是很后面的事了





CH.01


后来张伟时常会想,这北京城就算没有几百也该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live house,再加上其他形形色色的他可能会在夜间出没的场合,想要遇见他,少说也有个上万种的可能性。

但王嘉尔偏偏选择了最不招人待见的那一种。

彼时他正蹲在麻雀瓦舍后门的台阶上抽烟,头顶上方的廊灯看起来是已经烧坏了,大半个灯泡都是漆黑的,右上方那一盏大概也时日不多了,忽明忽暗地闪着,还不停地发出滋滋声,张伟忽地就有些烦躁,站起身走到墙边关掉了灯,然后又蹲回了原地。

其实在live house里抽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张伟似乎莫名其妙地遵守着不在室内抽烟的行为准则,烟瘾上来的时候就喜欢往后门跑,或者找个通风的角落杵着,一方面是想一个人清净清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避郭阳的唠叨。

想到郭阳,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差不多也该到上台的时间了。

他夹着烟撑着膝盖慢悠悠地站起来,由于低血糖的缘故,蹲久了有点儿头晕,他站在原地拍了拍脑袋,感觉整个人都飘乎乎的,正准备转身,忽地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结结实实地撞了过来,让他本就跟磕了药似的大脑更加分不清东南西北,明明周遭黑灯瞎火的一片却感觉眼前有小星星在转悠。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以一种十分不雅的姿势四仰八叉地倒在台阶下面。

“哎呦!”

疼痛感慢半拍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他忍不住嚎了一声。

“啊,对不起!!”

罪魁祸首急忙三两步跨下台阶去扶他,劲儿还挺大,张伟撇了撇嘴,“我自个儿能站起来。”他伸出手推了推对方,还真结实得跟堵墙似的,这使得他更加不爽了起来,“你就不怕我是在碰瓷吗?”

“碰瓷?”

这口音一听就不是本地人,张伟便也懒得解释,站稳了之后拍了拍裤子,活动活动摔惨了的四肢,又看了眼掉在一旁的半截烟头,伸脚过去踩灭了,“你欠我一根烟。”一根烟可算不上敲诈,他在心里给自己补充道。

“烟?”对方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然后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急忙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抽烟对身体不好,有害健康,你妈妈没有这样告诉你吗?”

“我妈可管不着我咯。”张伟默默地在黑暗里翻了个白眼,随即又想到这黑灯瞎火的对方大概也看不到,怪浪费表情的,只好作罢,心里嘀咕这人也挺逗的,把他撞得浑身生疼,这会儿居然还有功夫跟这说教,简直邪门。

他揉了揉脖子,打算不再去理会把自己弄得这幅狼狈模样的罪魁祸首,迈开腿踩上台阶。

然后那盏半死不活的灯被“啪”的一声打开了。

“哎呦!怎么还在这儿杵着呢,都开始试音了你还不回来,这烟有筷子那么长吧?”

张伟再次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身后的人,“你问他。”说着他自个儿也跟着回过了头去看向那个不知所措的元凶,忍不住笑出了声,“嘿,怎么还长得人模狗样细皮嫩肉的呢。”

人模狗样的少年染了一头白色的短发,这在live house或是夜店一类的地方倒也并不少见,只不过那少年却是一脸的纯良,就像不小心闯进了盘丝洞的小白兔一样,这下张伟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那少年也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他,直到把他盯毛了才憋出一句,“我会把烟赔给你的。”

“得了得了,不就一根烟嘛,不用赔了。”张伟嘀咕道,“弄得跟我讹你似的。”他走过去碰了碰王文博的肩膀,“傻愣着干嘛呢,回去试音啊。”

王文博看了他看,又看了看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的少年,“这整的是哪一出啊?”

“没整,跟这逗小狗呢,走吧走吧。”又催促似的推了推。

王文博便也没继续追问,跟着往屋子里钻了进去,进了门之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少年一眼,站在台阶下面抬起头的模样看着还真的有点儿像只小狗,于是他也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被张伟一把推进了屋里。

大概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初次见面了。



王嘉尔回到室内的时候,台上的乐队已经演完了第一首歌。

吉他尖锐的失真钻进耳朵里不太好受,他皱了皱眉,沿着台阶往二楼走去。

“怎么出去了这么久?”他刚把自己往围栏上一挂,经纪人便挤了过来,“不喜欢这里吗?要不要换个地方嗨?去唱K怎么样?”一连串的问号砸了过来,王嘉尔有点蒙。

他扒着围栏看楼下涌动的人群,“不会啊,这里挺好的。”

声音不大,刚出口就被楼下的尖叫声和欢呼声给淹没了,人群像是着了魔似的沸腾着,气氛好到难以置信,“要是我唱歌的时候歌迷也能这样尖叫就好了。”他嘀咕道。

虽然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但还是被耳尖的经纪人给捕捉到了。

“你的粉丝还不够热情啊?”经纪人笑道,“再说了,现在的粉丝,规矩多着呢,在演唱会上失控尖叫可不是什么好表现。”

鼓手敲完最后一个音,吉他跟着进入了变奏,看来还有第二首歌。

果然,主唱的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

“下面一首歌叫《欲望》,谢谢各位!”

奶声奶气的腔调耳熟得让王嘉尔立马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猛地将视线投向了舞台,这才发现那主唱正是刚才在后门被他撞了个四仰八叉的那位,顿时更加蒙了。

简直判若二人。

尽管王嘉尔也不知道自己对那主唱究竟留下了怎样的印象,但就是觉得他在台上的样子和台下很不一样。洗得发白的T恤,松松垮垮的牛仔裤,乱糟糟的头发,低着头认真拨着吉他弦的模样俨然就是个少年,大概是个大学生乐队之类的,王嘉尔这样判断道。

然后那主唱开了嗓。

刻意压低声线装出沙哑的感觉但仍旧抹不掉的少年感,明明唱着颓废的腔调眼睛却还是亮晶晶的,在这之前王嘉尔甚至不知道有人能够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毫无排斥感地糅合在一起,还一点儿都不会显得奇怪。

尽管他的国语不是很好,台上的主唱也有些刻意模糊了发音,他不怎么能听得懂那歌词,但下意识地就觉得这音乐简直棒极了,甚至都不是他平常会喜欢的风格,但就是觉得能写出这样的音乐大概是件非常牛逼的事。没由来地就生出一丝崇拜感来。

经纪人在一旁戳了戳他。

“想什么呢。”

王嘉尔盯着台上的主唱看了一会儿,“这种风格好厉害。”

“大概吧。”经纪人像是被他逗笑了,“但是太小众了,上不了台面,而且这也不是你喜欢的风格啊。”

被说中的人撇了撇嘴,“但是真的很厉害啊。”

台上的主唱扯着嗓子唱道:“我被欲望带着飞向那美丽危险的地方。”

王嘉尔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




【未完】






一点碎碎念:

标题《Sugar Ray》取自the Jesus and Mary Chain(JAMC)的歌,JAMC也算是球球的缪斯般的存在了,“草莓声明”就是JAMC正式结成前用过的名字,球球说取自一本他没看过但一定很好看的书,是因为JAMC取的这个名字是来自James Kunen的《The Strawberry Statement: Notes of a College Revolutionary(草莓声明:大学革命者的札记)》,后来还有同名电影,对shoegaze流派的形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球球早期受JAMC和Nirvana影响比较重,首专的那几首B面曲就很有grunge和shoegaze两种风格融合的感觉,至于punk,是他签了公司之后人家给他听了Green Day才受到的影响,所以既然这篇文里的花儿从来没有出道过,我就私心设定了他们的风格一直是偏向grunge和shoegaze的,这样也更符合地下乐队的设定。

其他的设定在往后的章节里面会逐步提及,不管怎样肯定是和现实有出入的,因为我想尽量写一篇比较出戏的架空同人。

还有就是好久没写国产CP了,风格可能一时拗不过来,这点我会努力改正的。

以上。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24)
热度(120)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