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Sugar Ray(06)

这章的内容可能不是那么令人愉悦_(:з」∠)_



CH.06


张伟到的时候正好是九点,吃了个汉堡充饥,还没饿,再加上一想到应酬的事就倍感无力,他本想翘掉这顿晚饭,但又觉得不能不给何炅面子,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约的地方是个火锅店,何炅的口味,想着朋友见面也没必要太过拘束,就只订了个刚好够坐的六人桌,张伟一进包间就看见何炅和沈凌面对面坐着,想都没想就绕到房间最里面,在何炅身旁坐了下来。

“嫂子加班,郭阳在家带孩子呢,来不了。”

王文博没有跟着他走远,挑了个离门近的位子就坐下了,张伟见状有些着急,赶忙向他打了个手势,前者拿一副困惑的表情看他,“怎么了?你尿急啊?”

张伟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座位,“你不坐这儿?”

王文博一脸嫌弃,“谁稀罕似的,天天见面的也不嫌腻味,再说你这么热情邀请肯定是有什么阴谋,我才不上当呢。”转头又熟络地招呼服务员过来,指着边上的椅子,“美女,收一下呗,留个地儿上菜。”

遭到拒绝的那位苦不堪言,只好打个岔把这个话题给略过了。

“要不怎么说你没文化呢,坐里边说明地位高啊,你自个儿放弃这个机会可别赖我。”张伟给自己倒了杯可乐,把话头抛给何炅,“何老师你那朋友腕儿可真大啊,跟你耍大牌呢?”

“他刚录完节目,在来的路上了。”何炅没听出他话里有什么问题,帮忙解释道,“艺人嘛,有时候录个节目拖上好几个小时也是正常的,你要是饿了就先吃,反正都是朋友,没那么多规矩。”

“艺人?”王文博听上去有些意外,“张伟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又是个制作人什么的呢,特地整了身正式的,结果是个大明星啊?敢情新鲜。男的女的?我可以要张签名不?”

张伟拿揉成团的纸巾扔他,“要什么签名呐!”

“这不难得见个明星嘛!”王文博往旁边一躲,“稀罕呐!”

张伟正想回嘴数落王文博几句,话都已经冲到了嗓子眼,门就非常不应景地打开了。他的位置正对着门,和进来的人正好对上了视线,他把话噎了回去,下意识地想往桌子底下钻。

“张伟哥哥?!”

这下在场的其余三人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被点名的那位尴尬地笑了笑,“好好好,好巧啊。”他看到沈凌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心里一阵骂街,祈祷对方不要戳穿自己,毕竟这种时候装作并不知情才是上策,他可不想和王文博解释自己为什么隐瞒了何炅的朋友正是王嘉尔这件事。

好在沈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招呼王嘉尔过来坐下,张伟默默地在心里给沈凌磕了三次头。

然后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你们先吃,我我我去接个电话。”张伟如释重负地捧着手机拔腿就往门外跑。



跟何炅和沈凌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认识张伟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王嘉尔用不那么流利的普通话将这个过程交代得事无巨细,从在麻雀瓦舍后门不小心将张伟撞下台阶,到昨晚泡完吧之后的彻夜交谈。他说得兴奋,听的人却是摸不着头脑。

何炅一脸难以置信,半晌才总结道,“那看来介绍你们认识这步可以省略了。”

“哥哥真的很有趣啊。”王嘉尔笑得无比灿烂,“原来大家都互相认识,真好。”他用筷子戳了戳锅里的牛肉,“哥哥,这个可以吃了吗?”他从录节目开始就一直没有进食,胃里空空的,早就饿扁了。

“这个涮一下就熟了。”何炅指了指白汤的半边,“你不吃辣,夹这边的。”

王嘉尔正想伸筷子去夹,刚才出门接电话的那位就冲了进来。

“王嘉尔。”

他抬起头撞上张伟的视线,这场景倒是和他刚进门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他俩互换了一个位置,后者皱着眉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于是他冲对方笑了笑,“哥哥,快来——”

“给你经纪人打个电话。”张伟打断了他的话,绕过桌子走到他身旁,“叫她过来。”

“这整的是又哪出?”王文博被他一连串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你怎么这么会来事儿啊?”

王嘉尔也是一头雾水,但还是掏出手机拨出了Cindy的电话,刚一接通,还没来得及问声好,张伟便忽地将手摊到了他面前,招了招手,示意他将手机交给他,“——Cindy姐,张伟哥哥有事找你。”

“您知道今个儿是在哪儿吃饭的吧?”张伟接过手机就直奔主题,“赶紧来一趟,什么都别问。”他顿了一下,在一屋子惊讶的目光中继续说道,“带王嘉尔去医院。”

“甭管干什么,做个尿检,记得去个信得过的医院。”



张伟觉得,自己的人生虽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但终归还是有惊无险的。

尽管他并不觉得自个儿周围的圈子有像外人眼中的那样乌烟瘴气,但有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这其中是存在不少安全隐患的。例如说早年刚开始组乐队的时候他也没少跟人干过架,当时他年纪小,再加上瘦得跟个猴儿似的,说是干架,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霸凌,好在此类事件在花儿渐渐小有名气之后就没再发生过,这多半也得归功于他莫名其妙的人缘,不少圈里有头有脸的前辈都对他照顾有加。

再例如说最爱来事儿的果儿们。因为女人而闹出的麻烦事在圈里也早就见怪不怪了,有乐队的地方就会有果儿,有果儿的地方,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会接踵而至了。张伟虽没因果儿捅出过大乱子,但多年混迹地下摇滚圈也懂得了遇见有的女人还是绕道走比较好的道理。

又例如说,毒品。

“刘洋的电话。”直到上了车,他才肯解释道,“昨儿喝的酒有问题,非鱼有兄弟中招了,不知道是哪种酒被动了手脚,你赶紧带王嘉尔去检查一下。”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就只有一点点吧,洗个胃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总之先自己查一查,万一真有事,也总比被哪个小报记者先发现了要强。”

Cindy被吓得脸色发白,一把抓住王嘉尔的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没事的,姐姐。”王嘉尔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你看我健健康康的,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呀,肯定没事的。”

张伟本想说他身子骨硬朗,也许只是没什么明显的反应罢了,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自己是个洁身自好的主儿,虽算不上什么道德卫士人生楷模,但跟毒字沾边儿的东西他向来是敬而远之一点儿都没碰过的。但他也总是说,人在社会上混,总是会遇到那么些个王八蛋,一旦碰上有害人之心的,那可是防不胜防。

暴力,性,毒品。被妖魔化的地下摇滚离不开的三个关键词,他只能尽量独善其身。

等检验结果的时候王文博把他拉到角落里问话。

“你怎么回事?”

张伟跟他装傻,“什么怎么回事?”

“要是人家大明星真的中招了,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张伟别开视线,“我的美签好像还没过期呢,要真有事,麻溜儿地收拾行李出国躲躲呗。”说着他又有些不耐烦,“你怎么这么损呐,没听人家说自己健康着嘛,八成没事的,别吓唬人。”

王文博重复了一遍,“吓唬人。”他笑了,“你也说了,八成是没事的,那怎么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呢?你也知道那点量出不了事,只要他自己以后不碰这玩意儿,这回中没中招不都一个样儿嘛?”

“我是那么缺德的人吗?”张伟反驳道,“万一真有事呢?人家有这个知情权。”

“行,你说的都对。”王文博不打算跟他纠缠这个问题,回头看了看在走廊上焦急地走来走去的Cindy,又看了看乖乖地坐在长凳上的王嘉尔,转过头来对张伟讳莫如深地笑。

“要真有事,也不是你给害的,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检测结果出来的时候张伟终于松了一口气。

王嘉尔跟Cindy耳语了几句,走过来坐到他身旁。

“哥哥,你也去检查一下吧。”

“我检查什么?”张伟瞥他,“我又没喝酒。”他收回视线看着地面,“再说了,我这身子骨,真有事儿早该有不良反应了。”这话他倒也没说错,他不比王嘉尔健康,小感冒都够他受的了,要真不小心磕了药,他这会儿也没法在这儿陪人做尿检了。

王嘉尔皱了皱眉,“可是检查一下更放心一点呀。”

“放心放心放心,我很放心。”他搪塞道,岔开话题,“要换个地儿吃晚饭吗?”

王嘉尔没接话,偏过头去看正在和何炅说着什么的Cindy,方才她冷静下来之后跟他说了很多,大意是真的出事了公司会怎么处理此类事件,他一边听着一边安慰她说肯定没事,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冷静一些才对。

“哥哥,其实我刚才挺害怕的。”他又看向张伟,缓缓地说道,“我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不知道如果我喝的酒真的有问题会有多严重,但是我看过那些宣传片。”他一股脑儿地把想说的都倒了出来,“我很害怕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会不会就这样染上毒瘾。”他看到张伟皱了皱眉,但还是继续说道,“我很怕死的,哥哥,所以医生说没问题的时候我真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话题的走向让张伟感到许些不安,他偏过头去对上王嘉尔的视线,后者认真地盯着他,让他觉得无可适从。

半晌,王嘉尔才问道。

“你不怕吗,哥哥?”

多新鲜呐。张伟想。很多人问过他类似的问题,你怕不怕?怕不怕没钱,怕不怕分手,怕不怕乐队解散,怕不怕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并非什么乐观主义者,能够让他惧怕的东西有很多,但是每当别人这样问他的时候,他总会用玩笑话搪塞过去。

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怕不怕死。

他看着王嘉尔,后者眼里的认真让他感到惶恐。

他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语气开口回答道。

“我为什么要怕?”


【未完】

评论(12)
热度(53)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