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双北 ] 陪你去见鬼(01)

Title:陪你去见鬼
Pairing:王嘉尔/大张伟;何炅/撒贝宁
Rating:PG-13
Warning:AU,另外会有其他各种角色和cp的客串,私货肯定是有的,不过如果出现其他真人cp,一定会在章节前注明,以防踩雷





CH.01


有的时候,尽管只是很短暂的瞬间,他能够理解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有太多无关紧要的顾虑与思绪让他分神了。他几乎每晚都坐在同一张桌子前,盯着桌上的玻璃杯,上面有个非常显眼的指纹,可能是洗碗机太过劣质,也可能是服务员没有认真清洗。

王嘉尔坐在他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但他并没有去在意这些细节,他的思绪早就跑到了千里之外。

雨已经持续下了好几天,并且一点儿停下的迹象都没有。酒吧里一片死寂,坏天气足以将顾客拒之门外,除了一些倒霉的上班族和固执的年轻人仍旧有勇气离开家来这里灌醉自己之外,酒吧里几乎没什么客人。张伟对此感到非常满意,他喜欢这样安静而私密的环境,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毫无顾虑地抽烟,没有人会来抱怨他。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暴雨拍在落地窗上,街上的景象模糊一片。

王嘉尔很喜欢下雨天。他们的公寓并不防雨,只要稍微来点风,雨水就会毫不留情地落在阳台上。王嘉尔喜欢在暴雨天赤着脚在阳台上走来走去,偶尔还会像个孩子似的对着远方的闪电兴奋地尖叫。但是张伟讨厌下雨,他不喜欢这样潮湿而寒冷的空气,尽管北京并不经常下雨,但即便是那样的小概率事件,他也避犹不及。王嘉尔在阳台上吹够了冷风就会进到屋子里来,湿漉漉地凑到他身边,有时候他会抓起一旁的毛巾扔过去,更多的时候他也懒得抵抗,就让对方冷冰冰地粘过来,间或抱怨上几句。

张伟并不确定是不是这样的天气会让王嘉尔格外想家,绵延不绝的下雨天在南方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跟着王嘉尔在香港住过一段时间,回南天的时候一切可以触碰的东西都是潮湿的,足以让他产生自己也会跟着发霉的错觉。

想到这里,张伟意识到自己毫不意外地再次走神了。雨水在玻璃的落地窗上有节奏地敲击着,这让他格外地烦躁,他顶着王嘉尔的视线将桌上的文件挪到了一旁,端起高脚杯,避开上面那个明显的指纹,喝了一口牛奶。尽管在酒吧喝牛奶这事显得非常不合乎常理,但他向来不在乎这个。

“哥哥,怎么样了?”王嘉尔压低声音问他。或许是因为见他回过神了,又或许是已经问了很多遍同样的问题,只是他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将外界的声音屏蔽了。

张伟往吧台的方向瞥了一眼,那个穿墨绿色风衣的男人还在那儿,坐在高脚凳上,面前蓝色的鸡尾酒只剩下半杯,已经和酒保聊上了。他看了看王嘉尔,又将视线重新投到吧台的方向,“还在,没什么情况。”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就只回头看一眼的话是不会被人怀疑的,要不明天我和你换个位吧,我老盯不住人。何老师也真是的,明知道我不是干这个的料,还非要让我帮他看着,回头要是人跟丢了还是我倒霉。”

墨绿色风衣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赶忙收回了视线。

王嘉尔用原子笔的笔盖戳了戳桌上的文件,一脸认真,“可是何哥哥已经被发现了,如果他来,嫌疑人会提高警惕的。而且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第一案发现场在哪里,所以必须得盯着呀。”

去他的凶手一定会回案发现场确认情况的理论。张伟心想。原本这种没找到第一现场的案子是轮不到他插手的,何炅也知道他的业务范围,但见鬼的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掺和进来的,也许是王嘉尔闲了太久所以缠着何炅非要接个案子,也许只是何炅真的束手无策了只好选择病急乱投医。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觉得自己此刻的行为无异于浪费生命。

看在高到离谱的报酬上。他翻了个白眼,但并没有把不满表达出来。



※※※



何炅近来发现自己开始无法过久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同一件事上。例如说现在,他将手中的书反扣到桌上,揉揉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距他拿起那本小说也才过去了三十五分钟。窗外的雷声很让他分神,小说还没有读完,主角仍旧下落不明,他很好奇但同时又有几分鄙夷,毕竟他平日的工作就是接触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难解案件,书上写的未必比他的亲身经历更吸引人,但他仍旧乐此不疲。

他端起茶杯慢吞吞地走过去将窗子推开,让湿漉漉的空气灌了进来。他并不是很习惯北京的天气,尽管学生时代就在此生活过一段时日,又由于种种原因在几年前回到这里打算定居了,这里的空气对他来说还是太过干燥,让他感觉自己能像条蛇一样蜕一层皮。

难得遇上这样连日下雨的天气,他原本是打算出门透透气,但撒贝宁不知又对哪个案子上了心,成日跟资料和电脑泡在一起,不容置疑的职业态度让何炅很难有借口去打扰他,一个人在风雨中散步又显得特别凄凉,何炅只得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想给王嘉尔打个电话询问今天的进展,但对方的手机一直打不通,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了起来。

“还没睡?”撒贝宁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何炅杵在窗户旁吹冷风,他走过去往窗外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张伟来了个电话,说是有发现,让我们明天过去一趟。”他伸手用指背试了下杯子的温度,“茶都凉了。”

何炅低头看了眼杯里的茶叶,“你说这天气是不是有些不对劲?”他用指腹将窗台上的水珠抹了开来,画了个圈,“这雨已经下了几天了?看起来短时间内也停不了,我早上还看到客厅的地板都湿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信这种邪门的东西了?”撒贝宁不置可否,学何炅平日的语气说道,“何老师,要相信科学,下几天雨你就疑神疑鬼了,那要是后天下雪可怎么办?”

何炅剐了他一眼,“秋天就开始下雪岂不是更邪门?”

撒贝宁也不和他争辩,从他手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要我说还是合箩更香些。”他将茶杯放回何炅的手中,在后者方才用水珠画的圆圈边上划了个叉,“雨该停的时候自然会停的。”

“茶都凉了。”何炅学他的口吻重复了一遍。



※※※



窗外的鸣笛声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他还没有睡着,空气中接近饱和的水汽让他感到不舒服,他仿佛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在烦人地吱吱作响,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自己那张并不结实的床发出的动静。

马路上汽车经过的声音就像碾在他的耳膜上似的,这一切的响动都让他感到难以忍受。

隔壁邻居养的鸟还在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他有些时日没看到那只黄灿灿的小鸡似的金丝雀了,也许是连日的暴雨让它的主人没了遛鸟的兴趣,也许只是他和邻居的出行时间完美错开了。但此刻金丝雀的叫声让他倍感安心,莫名其妙地安心。

他在想着一早的工作,同事们也许会嘲笑他的满脸憔悴,但他已经数到了第六千八百零一只羊,或许是零二只,依旧清醒极了。他在脑子里将日程过了第八遍,确保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然后翻了个身。

晒在屋里的衬衫还是湿的,他快没有多余的衬衫可以穿了,该死的下雨天总是会给人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他是该多准备几件衬衫,但他还是决定将这个窘迫的状况归结为天气原因。

也许自己该找个女朋友来终结这种睡不着觉的夜晚。他想。

等到他终于睡着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他睡着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就被一阵不太客气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没有听到金丝雀的叫声。他揉了揉眼睛,踩着拖鞋下床去开门,祈祷门口没有站着催债的房东。

“何先生。”敲门的是个陌生的男人,“你的邻居已经死了三天了。”


【未完】

评论(8)
热度(58)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