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双北 ] 陪你去见鬼(03)

交代了一点大老师和何老师的设定,下章该轮到另外两位了(比哈特



CH.03


张伟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爷们,但封建迷信这种东西他向来是不信的。

然而不信归不信,他还是打小就怕鬼,属于父母一不在家就会觉得家里到处都潜伏着危险的那一类天生就胆小的人。他不相信鬼神的存在,但是会感到害怕,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再后来到了小学的时候,他开始觉得一切都不对劲了起来。起初他总能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场合隐隐约约听到附近有人在低语的声音,但是当他向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视线里却总是空荡荡的。他为此而感到害怕,但还是安慰自己这只是幻听罢了。好景不长,自打他开始注意到这些声音之后,他发觉,这种“幻听”变得越来越真切了起来,就好像有人伏在他耳边对他说话,但句子零零散散的他总是不能很好地理解其中的意思,只觉得里面有一些可怖的字眼,仿佛被鬼缠上了似的,害得他连连做噩梦。

他和父母提起过这事,但大人们并没有当真,反复说了几次才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没有任何心理方面的疾病,也就更加不当一回事了。十岁的张伟开始觉得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鬼怪和神灵也说不定。

如果他的人生是一部小说的话,也差不多该到命运转折的时候了。

这个命运的转折点并不如他想的那样天马行空,念到初中的时候他认识了王文博这个不三不四的朋友,用张伟的话来说,王文博总能结识一些人五人六的狐朋狗友,上至小区里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下至隔壁幼儿园里牙还没长齐的小妹妹,在一次和社会上的无为青年们打桌球的友好切磋中,张伟得知了一个新鲜的名词。

灵体。

无为青年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和他解释,人固有一死,不是慷慨赴死就是横死,前者轮回转世又是一条好汉,后者积怨太深便会形成所谓的灵体。十四岁的张伟咬着吸管似懂非懂。无为青年还说,由于灵体的存在,世界上就有了一种与之相对的能力者,这些人天生就拥有能够觉察到灵体的能力,有的人能够看见灵体,有的人能够与灵体对话,有的人甚至能够与灵体徒手搏斗。

喝着芬达的张伟这下彻底听懂了。原来自己听到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死者的灵魂罢了——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他更加好受一些,反而让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显得更加可怕了。

后来他养成了宅在家里不到处乱跑的习惯,尽可能避免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可能出人命的场所,久而久之也就很少再听到那些支离破碎的低语了。

等到他有惊无险地活到了十八岁,在酒吧里遇见了一个人模狗样的西装男,端着玻璃杯像个图谋不轨的变态似的对他微笑。被看得发毛的张伟正想走,西装男就开口了。

「你听说过“灵体”吗?我们正在寻找像你一样的能力者,把大家的能力结合起来,解决因为灵体而引起的超自然事件,以及对付那些危险的对人类作出伤害的邪恶灵体。」

一副标准的传销组织的口吻,吓得张伟赶忙溜走了。

但跑归跑,走了心的张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能力说不定真的能派上一些意想不到的用场,毕竟这能力不是一般人都有的,光是拿来做噩梦用未免也太浪费了一些。

然后他遇见了何炅。



※※※



何炅事实上并不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好好先生,会成为一名侦探大概也只是想挥霍一下多得没处使的智商——按照常理来说,他觉得侦探是一个需要高智商的职业,就像福尔摩斯探案集里描写的那样,从一推出二,再从二推出全部真相,剥丝抽茧,世界都在掌握之中般的脑力激荡。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个设想过于理想主义了。

事实上大多数还存有正能量的人在遇到各式各样的状况时还是会选择报警,人们并不是很相信私家侦探这种似乎只存在于虚构作品中的东西,何炅的事务所在开业的头一个月里连个寻找失踪的阿猫阿狗的案子都没有接到。

到了第二个月,生意倒是来了,但无非就是一些不方便报警的委托,比如调查出轨的伴侣,和一些想象力过于丰富的年轻人的脑洞,比如寻找夜空中一闪而过的UFO。

何炅推掉了所有的这些委托,开始估量该如何设置营业范围。

在加设了委托门槛之后他倒是也接过几个正儿八经的案子,但是他发现破案并不像文学与影视作品里描写的那样充满条理性,要找到头绪已经很不容易,搜查蛛丝马迹更是犹如大海捞针一般,毕竟他就是个毫无门路的普通人而已,警察调个监控就搞定的事他或许需要多方的查证才能得到相同的结论。

于是他暂时歇业了一段时间,开始思考一个侦探事务所真实的可行性。

然后他遇见了张伟。

他看着张伟一脸不情愿地走进尸体已经发出腐臭的房间,不着边际地想着自己和对方少说也认识了十年了,但其实他一直以来都不是特别明白当初张伟为何会来蹚这浑水。警察不愿接手的棘手案件,超出科学常理的灵异现象,诸如此类钻了空子的事件是他重新开业后的事务所主要涉足的领域,张伟从来都不是他的助手,但一般不会拒绝他的求助。

他也是在认识张伟之后才知道了灵体与能力者的种种,嗅觉敏锐如何炅很快就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经营方向,毕竟二十一世纪一切都讲究创新,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才是获得成功的唯一前提。

普通人并不一定知道灵体的存在,但是他能够判断哪些是与之关联的事件。

至于张伟,能够帮到他的地方可就多了。

比如说现在,张伟生无可恋地盯着房间里的尸体,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一副迷茫的表情,转过头对他说,“我听不到任何声音,这个房子里根本就没死过人。”

一旁的撒贝宁立马来了精神,“所以你的推断基本上是不靠谱的。”他指了指尸体,对何炅说,“他才死了三天,还远不到灵体消失的时间,如果不是自杀的,那案发的地点就肯定不是在这里。”

“我没有说案发地点一定是在这里。”何炅反驳道,“我只是怀疑是隔壁的何先生杀了屋子的主人,既然另一具尸体还没有找到,那么那具尸体所在的地方就很有可能是真正的案发地点。至于凶手为什么要把尸体搬回来,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再强调一遍门没有上锁的问题,如果像你说的凶手是屋子的另一个主人,他肯定会把房门锁上再出门,凶手只可能是没有钥匙的人。”

“也许凶手听到我们来的动静,匆忙逃走了呢?”

“我已经看过了,所有的窗子都是从屋里上锁的,门是唯一的出口。”

撒贝宁并没有找到可以反驳的证据,但也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猜想。在他看来,何榭的杀人动机明显是不足的,而且杀了人之后还若无其事地帮忙喂养金丝雀也实在超出常理,凶手一定是对那只仍旧活蹦乱跳的小鸟存在着感情的,因此,没有比它原先的主人更有可能作出这种行为的人了。

张伟听他俩争吵插不上嘴,站在房间中央端详了窗子一会儿,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半晌,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没准两个主人都还活着呢?这尸体也有可能是别人的啊。”



※※※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王嘉尔正在给张伟发短信。

他发送完消息才去开了门,敲门的是住在楼上的林舜,看起来一脸憔悴。

“林哥哥!”王嘉尔相当开心地打了个招呼,让开身邀请人进门,“哥哥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是Happy又生病了吗?”说到对方家的宠物狗,他又想起张伟那天说想要搬家的事,于是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

林舜摇了摇头,“不是Happy的事,是我妹妹。”

他将林沐君在办公大楼走廊里遇到的奇怪事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听得王嘉尔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这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我听说你们是调查灵异事件的,这种现象应该很习以为常才对?”

王嘉尔连连摇头,“可是哥哥你这个听起来更像是杀人事件啊!”

林舜思索了一阵,才补充道,“沐君走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其他人下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些血手印,保安在十二点的时候还确认过各个楼层的情况,也没有看到任何奇怪的东西,也就是说,那些手印是在十二点到一点之间出现的,但是那个时间段里,整栋大楼除了沐君和保安以外没有任何人被监控拍到过。”

这下谁都没有说话,一阵诡异的沉默在二人之间徘徊了一会儿。

王嘉尔拿起手机瞧了一眼,张伟还没有回复他的信息。

于是他又抬起头看向林舜,“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监控的事的呢?”

林舜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因为公司是我开的。”



【未完】

评论(11)
热度(45)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