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For Tomorrow(全)

Title:For Tomorrow
Pairing:王嘉尔/大张伟
Rating:PG-13
Warning:留学生和乐队主唱,一发完,不过这个设定可能会写成系列文





张伟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起初他以为是王嘉尔提早回来了,但当他将视线从天花板上挪下来之后,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生物便忽地蹿上了沙发,往他怀里钻。张伟这才发现那是邻居家的猫,他将胳膊往外一摊,那只黑猫便顺势爬了上来,乖巧地在他身上趴下了,蜷成一团。

张伟用手指轻轻地抚着它的背,惬意地打了个哈欠。

隔壁住的是一个看上去神经兮兮的少年,瘦得跟猴儿似的,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热爱街头涂鸦,说着墨西哥口音的英语,舌头永远打不了卷儿,昼伏夜出,倒是经常能和张伟在楼道里碰上,刚搬进来的时候还和张伟打过招呼,介绍说自己叫Fernando,黑猫叫Tortilla,张伟过了很久才知道那是墨西哥玉米饼的名字。

“多洋气的名字啊。”张伟一边逗猫一边自言自语,“要不就叫你‘朵儿’吧。”

Tortilla软绵绵地喵了一声,像是真能听懂他的话似的,毛茸茸的脑袋凑他胸前蹭了蹭。Fernando说它不爱亲近人,但它似乎很喜欢粘着张伟,老往他屋里蹿,有的时候张伟都搞不明白它是从哪儿钻进来的,仿佛它有着上天入地的超能力,于是陡然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敬畏感来,也就不急着把它往回赶了,有回还想拿泡面喂它,被王嘉尔制止了。

他还记得王嘉尔第一次来他租的公寓时他俩连手都还没牵过,送走王嘉尔的时候他看到Fernando从隔壁探了个脑袋出来,盯着王嘉尔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然后转过头来问他,你男朋友?张伟赶忙摇头连说了好几个no,Fernando欣喜地从屋里蹿出来,举起被喷漆染得五颜六色的手在空中挥舞着,用张伟听不懂的西班牙语念叨了一阵,然后又用张伟勉强能听懂的英语说,太好了,我要追他。张伟被吓得又说了一连串的no,脱口而出,不不不,他确实是我男朋友。

后来他试图说服自己当初只是不想给王嘉尔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但被自己一语成谶的感觉还是让他瘆得慌。尤其后来带已经成了他男朋友的王嘉尔回家时,有种莫名其妙的做贼心虚,小心地想避免被Fernando碰着,尽管一没偷二没抢,但还是觉得有那么点过意不去。倒是Fernando比他还豁达,说自己只是偏爱亚洲男孩儿,再加上王嘉尔长得帅,起过贼心也实属正常。张伟在心里嘀咕,我可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才答应和他交往的。

心里正想着,便听到有人在敲门。

张伟从沙发上坐起来,惊扰了正在打盹儿的Tortilla,黑猫尖锐地叫了一声,跳下沙发,三两下蹿向了阳台,大概是回家去了。张伟揉了揉眼睛,起身去开门。

来的是王嘉尔,抱着两盒一升装的牛奶,背着黑色的双肩背包,从张伟身旁挤进屋里,径直走向了冰箱。墙角由于潮湿的缘故,蔓延着斑斑点点的霉,墙皮也凹凸不平地鼓了起来,天花板剥落了一块,望进去黑漆漆的一个洞,有些瘆人。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张伟走过去替他把冰箱门打卡,好让他把牛奶放进去。

“导师临时有个会议,跟我说改天再谈我的论文。”王嘉尔打量了那个洞一眼,顺口说道,“哥哥,搬家吧,租个大一点好一点的房子,我从宿舍搬出来和你一起住。”

事实上张伟并不是没想过搬家的事,这儿环境不好,住宅还破旧,他走在楼道里就能闻到大麻点燃起来的气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总觉得下水道里死老鼠的腐臭能从地底钻上来骚扰他的嗅觉神经,实在不是个好住处。但玩乐队赚不了几个钱,他每月只给自己留一点儿不至于饿死的存款,其余的都打给了父母,说是作为自己年少叛逆时让他们操心的补偿,但其实就是孝顺罢了。赚不了大钱也得想办法补贴家用,这点到了他来大洋彼岸之后也没有变过。

仔细想想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一年有余,刚来美国的时候他一直住在俄亥俄州,搬过几次家,最后一次搬家的时候破天荒地走远了一些,搬到了旧金山海特-阿什伯理区附近,原本他对加州的印象只有明媚的阳光沙滩和比基尼美女,但搬来之后他才发现更多的是Fernando那样的嬉皮士。

这一年里他的生活发生了算不上翻天覆地但足以让他的内心波澜壮阔的变化,比如说前乐队的解散,比如说新乐队的结成,又比如说,和王嘉尔的交往。

张伟意识到自己走神得有些久了,挠了挠脖子,对王嘉尔耸了耸肩。

“我倒是想啊,随缘吧。”

他知道这是王嘉尔在学校的最后一年,在这种关头提搬家的事或许是另有打算的,他倒不是抗拒和王嘉尔搬到一起住,只是还需要思考一下自己是否能够坦然接受这样的变动。

王嘉尔也没坚持,将背包搁在椅子上说先去吃晚饭吧,我想吃披萨。

张伟嘀咕这回可不要加那么多芝士了怪腻味的,关上冰箱便和王嘉尔出了门。

下楼的时候碰见Fernando和他的新男友在楼道里搂搂抱抱亲亲热热,张伟本想装作没看见,但王嘉尔像是丝毫不觉得尴尬似的和对方打了招呼,用的还是韩语,出了公寓大门之后张伟忍不住问起这事,才知道那人是个韩裔,是王嘉尔在打工的时候认识的。

张伟时常觉得王嘉尔的交际圈深不可测,今天这一出更是加深了这个印象。

海特-阿什伯理区的街道很整洁,但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干净,倒不是缺乏管理的脏乱差,只是满街五彩斑斓的涂鸦给人造成的错觉罢了。张伟毫无疑问是喜欢这里的,他喜欢各式各样的街头文化,恨不得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进这种氛围里,在这里他也耳濡目染了很多,生活得倒也自在。

街角咖啡店里飘出来的廉价咖啡豆的香气让他想起王嘉尔放在他公寓里的意式咖啡机,他几乎没有用过,但不知怎么的,总是会丢失一些配件,起初是滤纸和搅拌棒,再后来连拉杆上的胶套都不翼而飞了,缺胳膊少腿的咖啡机被他搁在冰箱顶上,就再也没有去动过。后来他想这可能是Tortilla捣的鬼,不过也没有在意,毕竟他挺喜欢那只黑猫的。

他和Tortilla说的话可能比和Fernando说的还要多。他觉得自己和Fernando的交谈更像是在互相练习英语,但他俩都不是很需要这个,毕竟他只需要听懂对他的赞美和咒骂就够了,而Fernando只想学情话。他从Fernando那儿学到最有用的是西班牙语里骂街的话,后来在王嘉尔面前学过,但又觉得不如北京话骂起来舒畅,也就没去在乎发音是否准确了。

直到披萨上桌了他还在想咖啡机的事。

“哥哥,我下个周末有空,可以去看你的演出吗?”

张伟看着他拿起一块披萨将芝士拉出长长的一条也没能扯断,忍不住伸手用叉子帮了他一把,“你来呗,小心别被酒吧里那帮洋妞生吞活剥了就行。”

王嘉尔咀嚼了一会儿,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然后才继续说道。

“哥哥,我有一个问题。”

张伟也伸手去拿披萨,挑了块培根多的,心不在焉道,“你问呗。”然后又在心里嘀咕王嘉尔这么拐弯抹角的情况可不多见,平日都是想到就直说,哪用得着先问一声。

然后他听到王嘉尔问他,“哥哥,等我毕业了,我们就去结婚好不好?”

张伟差点被噎着,半晌才翻了个白眼,“哎呦,您可真是我祖宗。虽然这才刚合法化,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地赶时髦啊。”他抹了抹嘴,“就知道你说搬一块儿住准没安好心。”

“我是认真的。”王嘉尔撇了撇嘴。

张伟失语。他当然知道王嘉尔是认真的,后者恨不得每天变着花样让他知道自己是百分之百认真的,只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面对这样一幅情景,他认真不起来。

他想跟王嘉尔说结婚是一件很复杂的事,他们需要考虑很多东西,需要做很多准备,但他发现这个理由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在这里,结婚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用理会七大姑八大姨的碎嘴,不用对未来有一个美好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似乎只要像签账单一样签个名,就可以在和邻居打招呼的时候介绍说,你好,我已经结婚了,这是我的丈夫,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个想法让张伟觉得惶恐,他赶忙甩了甩头。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他心虚地咬了一口披萨,厚厚的芝士包裹着香气四溢的培根,似乎不赖。

他知道自己和王嘉尔是完全相反的两类人。他没念过大学,很早就组了自己的乐队,但很快又发现所处的环境并不是那么令人如意,来美国说不上是为了什么远大的理想和目标,或许只是心底那么一点小小的坚持和向往罢了。而王嘉尔是正儿八经来学习的,英语说得比中文还顺溜的斯坦福高材生,拿过击剑金牌,好像周身都闪着金色耀眼的光,于情于理都该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但他偏偏从没给过张伟这样的感觉,这些张伟都是在他们交往之后才知道的,说没有受到惊吓是假的,但他也不是那么妄自菲薄的人,也就没有去在意彼此的这些差异了。

但是坦然交往和结婚是两码事。他想。尽管他不知道王嘉尔突然提起这个是出于什么原因,但至少在他看来这不是那么快就能下决定的事。就和同居一样,他并不是拒绝,只是需要先将内心波澜壮阔的自己给摆平了再说。

反正他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总会有迈出这步的那一天的。

以后再说。换句话讲,来日方长嘛。





【全文完】

评论(18)
热度(60)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