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授权翻译 ] [ 多薰多 ] Home Before You Know It(全)

标题:Home Before You Know It

等级:G

配对: Hakaze Kaoru/Otogari Adonis

作者:spaceburgers

翻译:阿幽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35850

注:ao3的斜线一般根据首字母排列不代表攻受,而且这篇分级G没有肉,所以阿多薰和薰阿多的tag我都打了,可以当无差看

授权:







正文:



根据薰多年的经验,宠物之家大概他翘掉练习时最佳的去处之一。这里白天通常都很安静,尤其是当其他人都在忙于社团活动或组合排练的时候,即使有人路过这儿,他也能马上找到一个绝佳的藏身地点,因此,绝大多数时候,他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他从来没跟人提起过自己的秘密藏身处,甚至都没告诉杏。如果他想被人找到的话,他会选择去天台。至于宠物之家,这是他的地盘,只属于他一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当他从小盹中醒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意料到自己会看到阿多尼斯正附身看着他,手里抱着一只——等等,那是什么?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开口道。

“那是一只猫?”薰问道。

“是的。”阿多尼斯回答。

薰坐起身,在刺眼的阳光中眯起了眼。毫无疑问,阿多尼斯怀中抱着的是一只白色斑点的猫咪,绿色的大眼睛对着薰眨了眨。薰也对着她眨了眨眼。

“不解释一下吗?”他说。

“我是在校园里捡到她的。”阿多尼斯说道,“她看起来病得很严重,所以我想我有责任照顾她。”

薰打量起了那只猫。由于他仍旧坐在凳子上,而阿多尼斯就站在他身前,所以他的视线正好与猫咪齐视,他往前倾过身,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会儿,她的状况看上去确实不太好,薰并没有接受过兽医培训,而且很显然,在照顾动物方面他是最靠不住的那一个。

就在这时,猫咪打了个喷嚏。他想自己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所以你打算将她养在这里?”薰问道。这其实是个好主意,没人会来这儿照看动物们,这里有很多空的笼子,不会有人注意到多出了一只猫咪的。并且,根据薰掌握的第一手经验,正是因为这里通常都不会有人,所以任何时间他们都可以过来。

“直到她恢复健康为止。”阿多尼斯回答道。猫咪在他怀里扭了扭,于是他终于弯下了身,将她放在地上。猫咪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耳后,然后坐了下来,继续用她的大眼睛看着薰。于是薰也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她。

“好吧,”薰说道,“好好干哦,祝你好远。”

他伸腿从凳子上下来,站起身,拍了拍裤子,打算换个地方继续打盹,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东西拽住了他的裤脚。他回过头,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猫咪扒着他的裤脚,抬着头,用那双绿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为了加强效果,她还对他发出了可怜的喵喵声。这简直可爱过头了。薰感觉自己快要被萌化了。

“她好像很喜欢你。”阿多尼斯说道,温柔地笑着。薰看了看他,然后又低头看向猫咪。

猫咪也抬头看着他。

“我可没时间照顾她。”薰说道,但这句话在他自己听来都没什么说服力。

“我们应该给她起个名字。”阿多尼斯说。

“等等,别擅自做决——”

“叫小猫可以吗?”

“没人会给一只猫咪起名小猫。”薰愤愤道。

“斑斑?”

“没人会给一只猫咪起名斑斑。”

猫咪喵了一声,像是在应和他。薰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于是她马上就爬到了他腿上。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揉了揉她的头,猫咪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在他的大腿上蜷成了一团毛球。薰感觉自己被打败了。

“好吧,”他说,“就叫她姫ちゃん。”

“好。”阿多尼斯没有多想就回答道,一边在薰身旁坐下,脸上仍旧挂着温柔的笑容。薰对此嗤之以鼻。

“我会答应照顾她只是因为女孩们喜欢体贴小动物的男生。”他说。

“好。”阿多尼斯重复了一遍。薰挪开了视线,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法再次对阿多尼斯的反应报以嘲笑了。于是他低下头看向姫ちゃん,她似乎已经在他的大腿上睡着了。这可爱得简直无可救药、不可理喻、人神共愤。薰感觉到胸口一阵发疼。

这便是故事的开端,关于他和阿多尼斯是如何意外地成为一只小小的、可能还生着病打着喷嚏的、名叫姫ちゃん的白色斑点猫咪的监护人的故事。


-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他们不知怎么的就达成了某种默契。薰会在任何方便的时间去宠物之家,看看姫ちゃん的伤势或者陪她玩,尽职地给她添些猫粮。阿多尼斯也会时不时地在课间或是放学后经过这里。于是这也造成了薰比以往更加频繁地参与了组合排练,因为阿多尼斯总是会在他们一起看过姫ちゃん之后拖着他一起去轻音部。

无论是否有人已经察觉到了薰与往常的不同之处,谁都没有对他提起过。直到某日他在去往宠物之家的路上撞见了杏。

“你最近总是和阿多尼斯君在一起呢,不是吗?”她问道。

“嗯。”薰说。

“你和组合成员关系越来越好了,我想这是件好事。”她继续道。

“没错,”薰说,“我可是很有责任感的哦,因为我知道这会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这么做有效吗?”

“也许吧。”她笑着说道。天呐,杏真是太可爱了。

“所以,可以奖励我一次约会吗?”他试着问道。

“抱歉哦,薰君,”杏告诉他,“制作人的工作太忙了。”

薰夸张地叹了口气。

“那就下回吧,”他说,“可别忘记了,杏酱~”

杏只是对他笑了笑,然后继续向着走廊另一头走去。薰目送她离开,然后转身继续向宠物之家走去,姫ちゃん——还有阿多尼斯,他下意识地补充道——在那儿等着他。


-


他并不确定阿多尼斯起初是打算照看姫ちゃん多久,但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薰很确定姫ちゃん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她充满活力,无论薰合适来访,她总是会到处乱窜,去挠毛线团或是其他任何他们带来给姫ちゃん玩的东西,直到精疲力尽。

某日,薰试探性地提起了这事。彼此他们正并肩坐在草地上,看着姫ちゃん啃咬着阿多尼斯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儿掏出来的玩具老鼠。

“我们或许应该为姫ちゃん找一个安定的家。”薰提议道。阿多尼斯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他。

“噢,”他说,“当然。”

紧接着是一段诡异而令人尴尬的沉默。姫ちゃん按着玩具从地上拖过,如果那是只真老鼠的话,那画面应该会怪毛骨悚然的,尤其是姫ちゃん只有一只小橙子那么大,但无论如何,她看上去都是那么可爱。

“我肯定是没法把姫ちゃん带回家养的了,”薰说道。反正也没人会回家,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你呢?”

“我的大姐对猫过敏。”阿多尼斯说。

“好吧。”薰咕哝道。

“我可以问问神崎,”阿多尼斯说,“或者鸣上。”

“好吧,”薰说,“我会问问奏汰君或者朔间前辈。”他顿了一下,“仔细想想,我还是不要问朔间前辈比较好。”

阿多尼斯笑了笑。

“我们似乎无法将姫ちゃん永远地留在这里呢。”阿多尼斯伤感地说道。薰转头看他,阿多尼斯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柔软,以至于他不得不马上移开了视线。

“喂,”薰说,“不管她去了哪里,你都能经常去看她的。”

“真的吗?”阿多尼斯问道,表情瞬间明亮了起来。

“当然咯。”薰回答道。他感到自己再次被打败了,像阿多尼斯这样的存在简直是不可思议——他怎么能做到外表如此刻板而严肃,同时内心又像个孩子似的呢?这个男孩热爱着一切小动物,还不怎么会用智能手机发短信。这简直有些惹人喜爱了——薰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可从来没用过“惹人喜爱”这种词来形容一个男孩。他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显然,这全都是姫ちゃん的错。

“羽风前辈?”

薰眨了眨眼,转向正微微歪着头看他的阿多尼斯。他正皱着眉,于是薰耸了耸肩,对阿多尼斯爽朗地笑了笑。

“抱歉,”他说,“走神了。”

“在想什么?”

不知怎么的,薰感觉“你”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回答。

“我在想,如果今天放学邀请杏酱和我约会,说不定会获得同意哦。”他转而这样回答道。阿多尼斯只是看着他。

“她今天要和双子一起排练,不是吗?”

薰叹了口气,“那就只能等明天再说了。”他说。

阿多尼斯轻轻地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那样并肩坐着,看姫ちゃん撕咬着玩具老鼠。这样的沉默意外地让人感到舒适。薰没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都怪阿多尼斯,他想。都怪那只蠢猫。


-


他们问了一圈,最终是葵双子决定收留姫ちゃん——裕太告诉他,他们已经养了两只猫了,再多养一只也不成问题。阿多尼斯和薰让他们去看了猫,他们似乎都很喜欢她,这使得薰确信了她在双子家会得到非常好的照顾。

同时,试图给姫ちゃん找一个新家这件事,也无意之中导致了她突然变成了全校的吉祥物萌宠,一开始是因为阿多尼斯告诉了飒马,飒马告诉了红郎,然后红郎告诉了宗,宗又和みか说起了这事,于是Mika告诉了岚,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薰很庆幸学生会没有因此而处罚他们(严格来说,他们也没有破坏任何校规),但这也意味着,他和阿多尼斯还有姫ちゃん的独处时间几乎变成了零。

并不是说——并不是说他介意这个。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已经形成习惯了,仅此而已。薰喜欢习惯。他喜欢习惯,喜欢和姫ちゃん还有阿多尼斯呆在一起,喜欢他们之间那种令人舒适的安逸感,喜欢那种可以无所不谈或干脆什么都不说的氛围,喜欢阿多尼斯从来不会轻视他、反而总是那么为他着想,喜欢当姫ちゃん趴在阿多尼斯的大腿上享受他的轻抚时阿多尼斯脸上柔和的表情,薰忍不住在想对方这样看着自己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在他翘课的时候想要和姫ちゃん独处还是很容易的。全校唯一和他一样爱翘课的只有朔间前辈的弟弟,而对方只会随便在校园里找个地方睡觉,所以并不碍事。他可以一个人呆着,不会受到打扰。

当他到达宠物之家的时候,姫ちゃん正在笼子的角落里蜷成一团毛球,但当薰靠近之后,她便竖起了耳朵,迅速地将前爪扒在了笼子边缘,对着他大声地喵喵叫。

“如果女孩子们见到我也能像你见到我这么开心就好了~”薰说。

姫ちゃん对他眨了眨眼。

薰在她的小屋前跪坐下来,捣鼓了一会儿门锁,才终于得以将她放了出来。她急匆匆地蹿了出来,薰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在自己胸前蜷成一团,然后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姫ちゃん软软地靠着他的手臂。

“我会想你的哦。”他叹了口气。

姫ちゃん喵了一声。

“你也会想我的吧?”

姫ちゃん拍了拍他的胸膛。薰将她举了起来与自己平视,她伸出爪子,轻轻地按在了他的鼻子上。

“告诉我,”他说,“你更喜欢谁呢?我,还是阿多尼斯君?”

姫ちゃん再次眨了眨眼。

“肯定是我吧,”薰继续说道,“我绝对是个超有趣的家长。”

姫ちゃん喵了一声作为回应。薰叹了口气,然后将脸贴近了姫ちゃん,他能感受到她小小的鼻子和他的碰在一起,于是他闭上眼,任由她舔着他的脸。

“我真希望能把你带走啊。”薰轻声道。

姫ちゃん忽地在他手中扭动了起来。他睁开眼,将她放回大腿上,她便立即转了身,往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薰转身去看是什么引走了姫ちゃん的注意,继而他看到了阿多尼斯,后者随意地靠在一只宠物屋上。姫ちゃん跳向他,于是他将她抱了起来,让她踩在他的肩膀上,蹭着他的颈窝。

“你在那里站了多久了?”薰问。他的双颊滚烫,但他并不确定是因为什么——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很久。”阿多尼斯说道。他走过去在薰身旁坐下,姫ちゃん踩着他的肩膀爬到了薰的肩上。她抓了抓他的头发,于是薰将她拎了起来,放回了地上。

“你没课吗?”

“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真的?”

阿多尼斯点了点头,他的视线落在姫ちゃん身上。薰忽地便感觉有些不自在,于是他也转头看向了姫ちゃん,她正在兴奋地刨着地上的草。

“所以,双子会在这周末将姫ちゃん带回家。”薰开口道。阿多尼斯再次点了点头,并没有去看薰的眼睛。

他顿了一会儿。姫ちゃん放弃了挠草坪,将自己蜷成了一个球。

“你还好吗?”薰试探性地问道。

这场面对他来说挺糟糕的——他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样的场景。那可是阿多尼斯,他之前从未将对方真正视为朋友过,但最近他们相处了太多时间,而且——而且。薰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的。

阿多尼斯终于看向了他,眼神十分严肃。

“我不想让这些回到原本的状态。”他说。

“什么?”

“这件事。”

“我不知道——”

“我喜欢和你呆在一起。”阿多尼斯说。薰很确定自己现在脸红了——他的脸颊像烧起来一样烫。这毫无疑问是块未知领域。他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当然能说些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的,打趣或是对此发表一些评论之类的,但阿多尼斯正专注地看着他,这让他感觉那些词句都干涸在了喉咙里。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阿多尼斯而已,那他为什么——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我想花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薰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似的。

“你这是,”他说,“想要约我吗?”

阿多尼斯皱了皱眉。

“不可以吗?”他问。

薰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他只知道阿多尼斯正在看着他,只看着他,而他们正并肩坐在草地上,膝盖相距不过几公分而已,他们的脸是什么时候开始靠得这么近的呢?薰是什么时候开始才意识到这个的呢?为什么他没有挪开身呢?薰喜欢女孩,一只都喜欢女孩,但近来看着阿多尼斯温柔地照顾姫ちゃん,他开始思考,或许,只是或许——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再次问道。

薰做了那个时候他唯一能想到的事:他靠了过去,将嘴唇贴在了阿多尼斯的双唇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谁都没有动一下。那个短暂的心脏漏跳的瞬间,薰想:完了。薰想:我真是彻底完了。薰又想:阿多尼斯的嘴唇真是柔软到不可思议。

然后阿多尼斯动了动身,一只手托着薰的后颈让他更加贴近了过来,薰无意识地张开嘴,贴着阿多尼斯的嘴唇轻叹了一口气,那个瞬间他感觉好极了。简直完美得毋庸置疑。阿多尼斯也张开了嘴,他抓紧了阿多尼斯的衬衫,就在他开始祈祷这一切都不要结束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尖锐的疼痛,使得他忽地弹开了。

然后他才意识到这种感觉是姫ちゃん咬了他一口。

薰低下头看她,他发誓她此刻绝对是在对他赌气。这太荒谬了。猫才不会赌气呢。但话说回来,他刚才还倚着学校里的某个宠物屋亲吻阿多尼斯,相比之下什么都不足为奇了。

“你这是吃醋了吗?”他问。

姫ちゃん眯起了眼睛。薰伸手挠了挠她的耳后。

“没关系哟,”薰说,“我永远都会为可爱的女孩子留出时间的。”

姫ちゃん喵了一声。薰抬起头,看见阿多尼斯正在对他微笑,开心而温柔的微笑。就和他对着姫ちゃん微笑那样。

噢,薰想。忽地感到有些晕眩。

“所以,”阿多尼斯说。

“所以,”薰重复了一遍。

“我们明天也可以这样做吗?”

薰看了看姫ちゃん,然后又看向阿多尼斯。

“好吧。”他微笑道。




【全文完】




注:猫的名字是Hime-chan,直译成小公主实在太羞耻啦,所以我就直接写姫ちゃん了XD

评论(2)
热度(84)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