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Heart-Shaped Box(全)

Title:Heart-Shaped Box
Pairing:王嘉尔/大张伟
Rating:PG-13
Notes:依旧私设一大堆,和《For Tomorrow》是一个系列的,暂时就叫美国系列吧


请配合BGM食用





等到冰箱里的牛奶过期了之后,张伟总算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了。

自从认识了王嘉尔,他已经非常习惯一天只过二十三个小时的生活,多出来的那一个小时用来和王嘉尔过招,躲避直球或是挤兑对方,总之要提着他通常懒得提的那点警惕心,以免自己一不小心就栽坑里再也爬不出来了。

尽管近来这个过招的时间有着急速缩短的势头,张伟仍旧把提防王嘉尔当作一项人生大事在诚惶诚恐地履行着,有时对方忙于学业破天荒地没有来骚扰他,他便会觉得那一天像是没过完似的,让他有种人生被偷走了一个小时(或者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可能只有半个小时)的错觉,怪别扭的。

于是在人生被偷走了五个小时之后,张伟实在有些坐不住了。

他当然知道王嘉尔在闹什么脾气,五天前王嘉尔来过他的公寓,和以往一样,进门之后先是向着他的冰箱径直走去的。这本不该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但当王嘉尔从冰箱里挖出那两大盒尚未开封就已经过期的牛奶之后,张伟顿时迫切地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以此来躲避对方质问的视线。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王嘉尔为何会如此偏执般地在意他的健康问题,尤其是在对方渐渐地对他其他的一些小毛病都不情不愿地妥协了之后,这种在意也仍然没有作出过任何的让步。王嘉尔默不作声地将新买的牛奶塞进他的冰箱里,关上了冰箱门。

他的饮食结构不合理,王嘉尔也很难监督,但每天一杯牛奶这件事可就没那么容易糊弄了,忘了喝也好,懒得喝也罢,铁证如山,他连找个借口为自己辩护的余地都没有。

「哥,我是真的很担心你。」

「我这不还活得好好的嘛。」张伟试图打个岔,但王嘉尔看起来更不开心了。于是他又换了个话题,「还是先吃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上次Fernando推荐的那家中餐馆就挺不错的,你吃酸菜鱼吗?」

王嘉尔闷闷地“哦”了一声,就跟着他出了门。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是到目前为止王嘉尔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那甚至都不能算作一句话。

想到这里,他又拿起了手机,没有短信,简直匪夷所思到反常的地步。原本他是不会去在意这些的,但突然之间他便觉得这事儿实在让他憋得慌,于是又挨个点开了Facebook和Instagram,一丁点王嘉尔的痕迹都没有,好像这人已经人间蒸发了似的,连个赞都没留下。昨晚的照片下面还有人逗他,哟,不怕你家小男友又乱吃飞醋啊?张伟撇撇嘴,将手机扔进进了被子里。

他承认他是故意的,王嘉尔的怄气比他以为的还要认真,但他又拉不下脸来说软话。

昨晚的LIVE上,他正巧又经历了一个乐队主唱所能遭遇的至高赞美——收到台下不知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胸罩——于是一个并不高明的激将法简直水到渠成。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被那带有体温与汗味儿的玩意儿糊脸的时候,王嘉尔也在台下,他随手将那只至少有D杯的胸罩挂在话筒架上,状似若无其事地继续唱歌,实则是在装腔作势地炫耀。

王嘉尔当然就不乐意了,完场时他还没来得及下台,他瘪着嘴的恋人就三两步冲到了他面前,开口就是,哥,你怎么能那样呢?张伟在心里对投来同情眼神的乐队哥们儿比了个中指。我哪样?这是摇滚乐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看。当然这话他没说出口,只是从喉咙里哼了一声出来,「我总不能辜负人家姑娘的一番美意吧?多客气一妞儿啊。」

但这回显然就不奏效了。

王嘉尔也不知是看着了却没支声还是压根就没点进他的账号主页查岗,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张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并且对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棘手。他将手机搁在一旁,三秒后又拿起来看了一眼,一边唾弃自己的行为一边戳了王嘉尔的头像,话都码好了,又退格一个字一个字地删了,丧气地将手机放下,然后又拿起来。如此反复了几遍,终于还是没把信息给发出去。

他那点乱七八糟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情况叫做冷战,然而让他感到不习惯的地方在于,在以往的交往经历中,无论是和王嘉尔还是和别人,通常他才是喜怒无常乱发神经三天两头搞冷战的那个,再加上王嘉尔平日对他实在过于热情,这两种状态的温差让他有了种类似于感冒的不舒服感,而且还是吃药睡觉喝热水都好不了的那种。

简直是逼他病急乱投医。

于是他敲了敲Fernando的门。

“裕贤在吗?”

Fernando从屋里探出个头来,像是很惊讶张伟会来敲他的门似的,先是盯着他的脸愣了几秒,然后嘴唇明显地摆出了一个欲言又止的形状。他回答道:“我们上个月……就已经分手了。”

张伟也睁圆了眼睛:“你们才在一起多久?三个星期?”

“准确地说,是23天。”Fernando垂下视线,“你找他干什么?”

“问他有没有看到王嘉尔。”

“嘉尔不是应该和你在一起的吗?”

你们什么时候好到不带姓的?张伟忍住了这个问题没问出口,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将这段毫无意义的对话进行下去了,于是摆摆手退回了自己屋里,留下一头雾水的Fernando迟迟忘了关上门。

回到屋里的张伟陷入了一阵不可名状的沉思。他自以为还是很了解王嘉尔这个人的。不只是因为王嘉尔是他的恋人,是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长也带给他情绪最多的一场恋爱,更重要的是,王嘉尔在他面前从来不会刻意掩饰自己,他看到的就是最真实的那个王嘉尔。他不知道王嘉尔是不是在每段恋爱中都可以这样真实到让人感觉惶恐,他只知道在过去这一年、在现在、甚至可能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嘉尔都会这样源源不断地带给他十分新鲜的体验。

继而他破天荒地自我检讨了一番。和王嘉尔的坦诚不同,尽管他已经在努力像个正常人一样去恋爱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仍旧是个无药可救又自私自利的怪人。他想要无时无刻不保持着他的自尊心,我行我素地过活,并且想要竭力隐藏自己在恋爱中表现出的与以往的自己不太一样的那一面。他对王嘉尔甚至没有对身旁的狐朋狗友真诚。

他以为自己能够把这些掩饰得很完美,但现在他知道了王嘉尔的体会也是千真万确的。

王嘉尔在意的根本就不是他到底有没有按时喝牛奶,而是终于对他不愿接纳来自恋人的好意这一点感到了疲惫。他记得上一次他们吵架的时候王嘉尔是这样说的,哥,你为什么就一点都不肯听我的话呢?

是啊,为什么他就一点都不肯听呢?

无论好的坏的合理的不合理的无理取闹的苦口婆心的,他从来都没有听过。他不是没有为爱情放低姿态过,但那也只是一般人在恋爱中都会有的头脑发热,至于牵扯到他习性的那些争执,他连半步都没有退让过。虽说谈恋爱并不是所谓的妥协,但终归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总不能一味地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进行,那迟早会导致分道扬镳,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大不了就是分手,过不下去就分,多么简单的道理。他想。

但是这一次为什么会感到格外烦躁呢?

大概自己上辈子真的欠了王嘉尔很多债吧。他又想。

这个念头直到第二天演出的时候仍旧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牵动着他的手指一连弹错了好几个小节,使得乐队里的主音吉他忍不住面带微笑地走过来,不露痕迹地狠狠踩了他一脚。

这下他彻底清醒了,像只炸毛的猫一样背脊一阵激灵,停下了胡乱扫弦的手。

然后他看到了人群中的王嘉尔。

他十分罕见地跑了个不忍卒听的调,瞪大眼睛再三确认这不是大晚上见鬼的错觉,那确实是王嘉尔,他消失了整整六天的恋人,现在正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在台下静静地看着他听他唱歌,眸子里一点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就和以往每一次来看他的live一样满满的全是欣赏与爱慕。

张伟感觉几日来的坏心情都顿时被那个眼神一扫而空了,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明明他才是更为年长的那一个,但似乎每一次都是王嘉尔在包容着他的任性和坏脾气。

那个瞬间他感觉昨天中邪似的在进行自我检讨的自己大概是个白痴。倒不是说他打算继续走自己的路让王嘉尔干着急去,只是谈恋爱这回事哪有那么多大道理可讲,他早就明白的道理,说句臭美的,要是王嘉尔真那么无法忍受他不健康的生活习性,又何必来和他谈一场在外人看来如此奇怪的恋爱呢。

这是一段让他们都能乐在其中的关系,他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

张伟低下头在王嘉尔看不见的角度偷偷笑了一声,又重新凑近话筒进入了副歌。

Hey!Wait!
I've got a new complaint
Forever in debt to your priceless advice

王嘉尔大概是听懂了,对他露出了一个万分无奈的笑容。

还真是能让人心甘情愿负债的笑容。

张伟这样想道。





【全文完】

评论(5)
热度(62)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