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4)

已经更新和谐段外链



——————————————————————




“这里风景倒是不错。”

郭旭发出这句感慨的时候,方新武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没接话。

这样的风景他已经看了五年了。起初他刚来金三角的时候,倒也会在经过的时候多看一眼沿途的风景,但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任何人厌倦同样的景色,何况他还有着比大多数人都更加敏锐的观察力,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便失去了再去欣赏的心思。

如此一来,这些年他在这里的经历似乎也显得混沌了起来。他很难去想起一个特定的记忆点,就好像这五年间并没有任何值得他去回忆的经历似的,他的大脑被各式各样的情报所填充着,线人的脸,黑道上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甚至是郁局发来的一次次行动指示,似乎也很难再容下其他的东西了。反倒是那些在国内发生的事情仍旧清晰得如同昨日。

郭旭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所设想的这些年来接收他情报的人应该比这更沉稳或是更老练一些,毕竟金三角对于他们这样的缉毒警来说,就像是最难攻克的那个要塞似的,每一步行动每一个决定都需要万分的谨慎,他听郁局说起郭旭这个人的时候,想象的是一张总是板着的面孔,说起话来铿锵有力,24小时保持着为上战场做准备的状态。

——或许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夸张,但他发现自己对往日那些同事们的印象也变得极为模糊,这些东西在他的脑海里只留下了一个抽象的概念,他并没有去细想这其中的缘由。

到达据点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他将露台上晒着的衣物和床单收进了晾干的洗衣篓里,走到围栏边点了一根烟,直到郭旭凑过来的时候他才想起这些天以来那种奇怪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距离他在电视上听闻湄公河一案已经过去些时日了,他忙于收集糯卡集团的情报,联络各路线人,向郁局作汇报,就好像五年来从未这么忙碌过,以至于此刻他终于有时间可以停下来抽根烟的时候,钱多多这个名字才终于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尽管他和钱多多并不是那种需要每时每刻腻在一起的关系,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在钱多多那里向来是来去自由的,但他还是感到了这事有些蹊跷。一来他以往也从未有过如此长一段时间不在钱多多面前出现的情况,二来,他是溜走的,他并不觉得钱多多会对此毫不介意。

“改天我带你去跟队友们认识认识。”郭旭说。

他将手搁在石砌的围栏上,被太阳晒了一整天的石料还是温热的,围栏底下摆着三盆他叫不出名字的花,附近的茶农送给他的,他总是忘记浇水,但那些花非但没被他养死,反而开得鲜艳,生命力出奇旺盛,这下他倒是会惦记着经常来这里给它们浇浇水了。

他本想跟郭旭说不必了,他只负责提供情报,和行动小组也不算是一个部门的,他得保持情报人员的神秘感,但郭旭又显得一脸真诚的模样让他不好意思拒绝,就只好继续抽烟,默认了。

至少有人能说说话也是好的。他在金三角五年,与周遭的人维持着一种利用或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尽管那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很难切断的联系,但无论交情深浅,都不足以称之为朋友。他已经极其习惯这样的人际关系了,郭旭这样一提,他反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先把情报说给你,”他回答道,“还有你们在金三角的第一个任务。”



进门的时候他以为屋子里是没人的。

亚热带的夜本来就来得晚,夏天尤其。给郭旭讲解完情报又分析完任务之后,太阳仍旧固执地挂在山头迟迟不肯落下,他估摸着时间不算晚,便在送走郭旭之后直接开车前往了钱多多的宅邸,打算探探情况。

事实上他也摸不准会不会遇上钱多多,毕竟后者宅邸众多,还经常在外应酬,但最不济也就是扑个空,好歹是有个舒舒服服睡觉的地方,也不算白来一趟。这样想着的方新武沿着楼梯径直向着二层的餐室走了过去。

已经过了饭点,餐室里空空荡荡的。方新武熟络地走了进去,没开灯,摸到冰箱旁取了支啤酒出来,杵在原地咕噜咕噜地灌了大半瓶,感觉那股闷热散去了不少,关上冰箱门,拎着剩下的小半瓶啤酒慢悠悠地从餐室溜达出去,经过钱多多的卧室时他停留了一会儿,猜想这屋子里到处黑灯瞎火的,钱多多大约是不在吧,便继续往前走去。

刚走出三步远,卧室的门就冷不防地被打开了。

“去哪儿啊,小奇?”

这一出他是没意料到的。好在方新武别的本事不说,随机应变的能力那也是相当一流的,他迅速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退回到钱多多的门前,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嘛,钱老板。”

他抵着对方的肩膀将人推回房间里,反手锁了门。

然后便是一个不由分说的吻。

“我敢打赌,你肯定没有想我。”

他贴着钱多多的嘴唇压低了声音说道,一呼一吸都在试探对方此刻的情绪。而钱多多就只是那样定定地看着他,大约是在微笑着的,但不知是否是过于贴近的缘故,他没法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任何有用的信息来。

他的手往下滑了过去,落在钱多多的裤腰上。

他猜想自己分散对方注意的意图是相当明显的,但钱多多似乎并不打算说破,就只是顺着他踉踉跄跄地往房间里退了过去,顺势坐到了沙发上,他伸手过去解开了钱多多的皮带扣,将皮带抽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扔到一旁,便被钱多多捉住了手腕。

“扔了多可惜。”钱多多说,“这可得好好利用啊。”

方新武的反应能力在这种场合似乎很难派上用场,钱多多靠着沙发背,一副惬意的模样,但动作却利落迅猛得像只黑豹,说着话的空档便使力将他的手扭到了身后,动作熟练地用皮带将那双意图不轨的手给绑上了。

“你觉得我够想你吗?”他笑着问道。



好在营救岩多帕的任务并不需要他的参与。

这是方新武的第一个念头。

一辆被和谐的破车

至少自己的身份似乎还没有暴露。

这是方新武这天晚上的最后一个念头。




tbc.

评论(17)
热度(43)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