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7)

达找到了奇夫在电话里跟他说的地点。


这里从外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酒吧,但是当他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其实热闹极了。红色调的灯光,被人群包围的舞台,浓妆艳抹的舞女——达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

台上的女人缓缓地撩起裙子,以一种可以露出半个胸部的姿势去解丝袜上的吊带。达感觉有些窘迫,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去寻找那个把自己叫来这里的人,正打算转身,便感觉胳膊被人一把抓住了,他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看,果然是奇夫。

“才刚来,就着急着走了?”奇夫笑他。

“我是在找你。”达解释道,“你为什么叫我来这样的地方?”

奇夫拽着他的手臂往人群中挤了过去,“既然来了,就好好看表演吧,我好心约你出来,你还不领情。”台上的女人在一片口哨声中脱掉了本就没什么遮盖效果的上衣,扔向人群,“你来得正是时候。”

达看了看台上煽情扭动着的身体,面红耳赤地挪开了视线。

“怎么,你还会害羞啊?”奇夫将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当然知道奇夫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于是对此时的身体接触感到了愈发的不知所措,就好像对方是伊甸园里的那条蛇似的。他因为这个想法不自在地往后缩了一步,然后在视线胡乱闪躲的途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听到奇夫伏在他耳边低笑了一声,“看到了?”他问。

达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你没有看错,那个人就是依达。”奇夫维持着这个姿势小声地对他说,“负责替糯卡进行各种生意交易的骨干成员。每周他都会来这里观看脱衣舞表演,现在在台上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的情人之一。”他感觉到奇夫握住了他不知何时开始发抖的手,“不要在这里动手,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告诉你这个情报不是让你去送命的。”

达咬了咬嘴唇,“奇先生,你是怎么……?”

奇夫就只是放开了他,“谁没有一两个不可见人的秘密呢,是吧?”

达将握紧的拳头松开了。



方新武往浴缸里陷了一点下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舒舒服服地泡过一次澡了,钱多多宅中这个一看就充满土豪气派的浴缸放着不用也是浪费,他便毫不客气地将这里占为了己有,没等钱多多回来便擅自放了缸温水泡起了澡。

对于他过的这种日子来说,这样的感觉未免也舒服得有些过分了。

钱多多进来的时候他差点没睡过去。

“小奇,真巧啊。”

他睁开眼,看到钱多多拎着一瓶红酒站在他面前,说着话的同时俯下身将两只高脚杯放在浴缸边沿,斟上。他伸手去拿了一杯,举起向钱多多示意了一下,“钱老板可真会享受。”

“现在在享受的人可不是我。”

钱多多一边说着,一边跨进了浴缸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方新武仰视着对方的动作,判断着他是喝多了还是根本没有喝酒。钱多多俯下身来将空着的那只手插入他后颈与浴缸之间的空隙,托起他的后脑勺,然后吻了他。

通常情况下,他们要么不接吻,要接吻就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酒瓶重重地砸在浴缸边沿的声音惊得他猛地睁开眼,钱多多此刻空出来的手毫不迟疑地贴上了他浸在水里的身体,果断而强硬地摸过去。方新武撑着浴缸壁想将身子往上挪一挪,却被抓住脚踝一把扯了回去,晃动的水面差点没过他的鼻子,呛得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你今天似乎挺享受。”钱多多说。

方新武再次挣扎了一下,手肘扫到搁在一旁的酒瓶,玻璃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动,他扭过头去看,深红色的液体在潮湿的地面上迅速地蔓延开来,灯光落在碎片上有些刺眼。

然后钱多多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扭了回去。

钱多多果然还在派人跟踪达。方新武笑道,“钱老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的事了?”

“少放屁。”钱多多咒骂了一句,“依达就在那场子里泡着呢,我能不让人盯着吗?”他抓着方新武的手臂一溜儿摸过去,方新武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依达是谁,相信我已经不用再介绍了吧?我倒想问问,你和那个叫达的兔崽子,什么时候对糯卡的人这么感兴趣了?”

“我们就不能是去看脱衣舞娘的吗?”

“看个屁。”钱多多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腰,“那王八蛋就是达他马子的亲爹!”

这下方新武不做声了。



戳我




.tbc




我觉得我有必要ps一下,小方一点都不傻白甜

评论(16)
热度(44)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