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4)

他再次见到奇夫的这天,空气中仿佛有远处隐隐约约飘来的硝烟的气味。

到了傍晚的时候,天是灰色的,云层压得很低,中间裂了个口子,漏了点夕阳下来,像是一个尚在烧制的瓷盖破了条缝,远处树枝的梢头好似能直接穿透那个裂纹似的,在周遭都安静下来之后,从那里突兀地飞起了一只鸟,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扑扇翅膀的声音,成群结队的鸟从山脚的林子里飞了出来,从低矮的云层底下掠过去。

鸟类倾巢迁徙大约是什么灾难的前兆。

钱多多收起手机,站在院子里盯着云层中间的那条缝看了一会儿,然后进屋将窗帘拉上了。

发起这个吻的人是奇夫。

他自从再次出现在钱多多面前之后便没有说过一个字,钱多多没有问他这些天去了哪里,他们从来不过问对方类似的事情,但这个念头一直在钱多多的脑海里面盘旋着,就像那群倾巢而出的鸟似的,扑腾扑腾地拍打着他的神经。他感觉到奇夫将舌头推了进来,像是卷着金巴利一般苦涩而火辣,一双手也跟着抓住了他的肩膀,像溺水之人死死地抓着身旁唯一的浮木。

这种感觉是十分陌生的。

他们从不习惯在接吻或是更为私密的行为中将与之无关的情绪带进来。


图片版


文字版







.tbc



脑补和写出来的感觉真是差太多了orz

关于小方把钱老板当成一条警戒线那回事,稍微补丁一下,小方当情报员的时候,其实很多行为都已经越界了,但因为他本性是善的,所以很容易陷入质疑自己行为的困局里,而认识钱老板之后他便发现,钱老板一直在做着灰色勾当,但从来没有真正地犯法过,所以对于贴着边界行动的他来说,钱老板就像是一个底线,只要他的行为不比钱老板做过的更差劲,那他就是还没有越过那条线的,可能从文里不太能看出这一点,还是笔力不足的原因吧。

不知道剧情写到这里,这个西皮给各位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和我说说话嘛(。

评论(28)
热度(51)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