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译 ] [ Steter ] A Gift From the Heart(全)

标题:A Gift From the Heart

等级:PG

配对:Peter Hale/Stiles Stilinski

作者:Triangulum

翻译:阿幽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75369

简介:

Theo是个麻烦。尽管他愚弄了True Alpha Scott McCall(在Peter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壮举),他的计划还是非常草率并且毫无成效。他的诡计漏洞百出,老实讲,这对世界各地的坏人来说都是侮辱。考虑到Beacon Hills只容得下一个打不死的精神病患者(就Peter的情况而言,是洗心革面的精神病患者),即使冒着使自己看起来像个西部恶棍的风险,Peter也绝不会把这个光荣的称号交给一个懒惰的小暴发户的。

另外,他还伤害了Stiles,老实讲,这是不可接受的。在Peter看来,这意味着他死期将至了。

或者

Peter为Stiles准备了一份求爱礼物。


作者注:

请注意,这篇文对Theo非常不友好。



正文:


Theo是个麻烦。尽管他愚弄了True Alpha Scott McCall(在Peter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壮举),他的计划还是非常草率并且毫无成效。他的诡计漏洞百出,老实讲,这对世界各地的坏人来说都是侮辱。考虑到Beacon Hills只容得下一个打不死的精神病患者(就Peter的情况而言,是洗心革面的精神病患者),即使冒着使自己看起来像个西部恶棍的风险,Peter也绝不会把这个光荣的称号交给一个懒惰的小暴发户的。他甚至都不是个真正的狼人。Stiles和Derek怎么说的来着?令人深恶痛绝?Theo被拖到了字面意义上的地狱。地狱。甚至Peter死的时候都没去过那里。那就是Scott想要拉拢进自己族群的男孩?这个族群的死亡率这么低还真是个奇迹。

另外,他还伤害了Stiles,老实讲,这是不可接受的。在Peter看来,这意味着他死期将至了。Stiles是Peter没有像Scott和Deaton期望的那样被关在艾兴之屋的原因。是Stiles发现了Kate在控制他,是Stiles打破了她的咒语。Peter欠Stiles一个人情。即使他没有欠,他也从一开始就喜欢Stiles了。无论如何,他都乐意为他做这件事。

Theo直到最后都很自大。他认为以Peter的立场,他永远不会真的杀了他。他确信Peter不会做任何会危及到自己在McCall族群若有似无的地位的事情,这实在是有点冒犯。年轻人永远学不会怎么尊重他们的长辈。要么他只是徒有虚名,要么Theo就真的有那么傲慢。但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当Peter撕开他的喉咙,他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表情,他眼里的光消失了,这让Peter感到满意。

Peter想要把尸体留给Stiles作为礼物。一个求爱礼物。但是他知道Stiles不会为他门前的尸体而感到欣喜的,因为那样警长就需要为有少年死在自家门口这件事做出一大堆解释。Scott的家门口是他的第二选择。不是作为礼物,而是作为嘲讽。看看我能对你的族群做些什么。来阻止我试试看啊。但是不行,这个戏剧性的炫耀肯定会让Peter成为主要嫌疑人,但他还在享受游戏,还没打算就此摊牌。

最后,他选择将Theo分尸,然后把他扔到保护区深处的山沟中,甚至比该镇最先进的徒步旅行者所能抵达的地方还要深。如果想找到Theo,就算不花掉几年,也得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任何Peter留下的气味消失干净了。不过,Peter也确实从Theo身上拿走了一件战利品。他一直戴着的傻兮兮的手镯,他认为这让他看起来很酷。上面雕刻的图案实际上是凯尔特人的生殖图腾,但Theo告诉大家这象征着力量和宁静。真是个白痴。

Peter抵达Stilinksi家的时候,只有Stiles在家。在来之前,他已经回家换了衣服并冲洗掉了身上的血,将手镯放进口袋里。Peter没有刻意挑时间,但警长的车并没有停在路边。自从Stiles打破了Kate的咒语之后,Peter每晚都会在Stilinksi家附近徘徊,其中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时间警长会在家里。所以当听到屋子里唯一的心跳声是Stiles的时,他并不惊讶。Stiles的心跳比一般人类的要快一点,无论在哪儿Peter都可以迅速地分辨出来。

Peter敲了敲门,尽管他很喜欢从Stiles的窗户爬进去,但最近Stiles在那里洒了火山灰结界。Theo确实是个威胁,Peter很欣赏这点自我保护精神。过了一会儿Stiles才应了声,听起来不是很精神,就像他这段时间都没有睡好似的。Peter知道事实也是如此。这也是Peter顺路卖了份外卖的原因。他知道当Stiles的睡眠时间急剧下降的时候,他总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这其中包括忘记吃饭。

“嘿,”Stiles说。他看起来很惊讶,但并非不欢迎Peter的到来,“我忘了什么吗?我记得看电影是明天?”

“不,你是对的。”Peter说着,拎起外卖的袋子,“但我是来送礼物的。我可以进来吗?”

“是的,当然,”Stiles说着,侧开身。Peter在经过他身边时故意往他的方向倾了身,他就喜欢这样。“你买了Bamboo Garden的铁板烧?哇,这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你讨厌他家的菜。”Stiles开玩笑道,尽管Peter可以看出他眼里的忧虑。

“没什么大事,”Peter说道,跟着Stiles走进客厅,“好吧,是没什么坏事。”

“好吧,”Stiles慢吞吞地说道,盘腿坐在沙发上,“详细说明一下?”

Peter把食物放在桌子上,然后在Stiles面前跪了下来。当Peter抓住他的手时,Stiles屏住了呼吸。他的手指抚摸过Stiles手背上凸起来的脆弱的骨头,然后将他的手翻过来。他从口袋里掏出手镯,把它放在Stiles张开的手掌上,用手指轻轻划过Stiles的手,然后放开,让Stiles看到他递给他的东西。Stiles皱了一下眉,将手镯翻了个面,然后睁大了眼睛,认出了它。他用拇指摩拭着蚀刻在华丽灰色石头上的符号,然后抬头看着Peter。他的心跳在加速,但他的气味中没有任何恐惧的成分。没有任何厌恶或愤怒的成分。

Stiles知道这意味着什么。Peter没必要解释自己是为他杀了Theo的,这是一个宣言。他不需要告诉Stiles他会为他做任何事情。

“某种程度而言,我很想要你带我私奔,”Stiles说,将手镯又翻了个面。他抬头看着Peter,神情认真而严肃,“但……还不是时候。我还没有准备好。但我们都知道,这个地方迟早有一天会吞噬我们的。”

“我不会让它发生的,”Peter说道,“离你上大学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在那之前我们可以做到的。”

“我申请延期入学了,”Stiles说,这对Peter来说是个新闻,“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在我想明白这点之前,我不想浪费时间和金钱在学业上。而且我想自由一段时间,你懂我的意思吗?”

“那很好,”Peter说,手指抚过Stiles的喉咙。他用手托着Stiles的下巴,拇指拂过他的脸颊,“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就离开。我一直觉得你会喜欢巴黎。”

Stiles笑着向前倾过身子,与Peter额头相抵。Peter用手搂着Stiles的后颈,将他拉近了些,让他们的气味更加紧密地缠绕在一起。Stiles叹了口气,紧紧握着手镯,然后笑了。

Peter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反正他也一直在计划着跟去Stiles的大学,并且非常乐意去任何Stiles要去的地方。他没必要留在这个只会给他带来痛苦和灾难的小镇。他的家族领土被别人接管会使他痛苦,但死亡更加痛苦。他希望Stiles能尽早作出决定。他不想在比肯山继续消耗他的人生了。



【全文完】

评论(1)
热度(17)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