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嘎尾 ] Sugar Ray(14)

BGM:GOT7《Moonlight (달빛)》



CH.14


第二天一早,王嘉尔就在张伟家楼下按喇叭了。

就只响了一下,倒也不扰民,声音传来的时候张伟还在卫生间里刷牙,一个条件反射就将满口泡沫喷在了镜子上。事实上这声喇叭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他下意识就觉得肯定是王嘉尔,只能是王嘉尔。

他将嘴边的泡沫擦干净了就急匆匆地赶到阳台往下看。

果然是王嘉尔。

“哥哥!”王嘉尔一看到他探出脑袋便举着手使劲儿地晃,“哥哥,我带你去录音棚!”

这才几点啊您就起来吃虫了?张伟在心里这样嘀咕,嘴上却还是客客气气地应着,“行行行,您要不上来坐坐?我这儿还要好一会儿呢。”说出来又觉得别扭,好像自己是个出门前要对镜贴黄花的小姑娘似的。

王嘉尔比他更客气:“我在这里等你就好啦。”

张伟这人,磨蹭起来的时候,越等他,他越是慢,气定神闲如郭阳都忍不住想把他揪起来抽抽,但今天不一样了,等他的人是王嘉尔,他一点儿也不敢磨蹭。他觉得是因为和王嘉尔并没有那么熟,也就不好意思让人家久等,至于这是不是正确答案,他懒得去想。

最后他还是让王嘉尔等了不长不短的一刻钟时间。

他走出公寓楼的时候王嘉尔正以一个正常人拗起来都会觉得很累的姿势靠在车门上玩手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笑得还挺开心,但张伟一走出来他便噌地一下站直了起来,惊得张伟顿时就定住了,差点以为对方要给自己行军礼。

“哥哥,早上好!”

张伟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了个早安。

他被吓一跳这事也不怪他。刚认识的时候,他就觉得王嘉尔这人一惊一乍的,一点儿也不稳重,也让他非常不适应,但这说长肯定不长说短好像还真的挺短的一段时间接触下来,他又觉得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王嘉尔并非对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这样咋咋呼呼的,这一点他从那次酒吧惊魂夜就看出来了。大多数情况下,王嘉尔是个正常人,对陌生人很礼貌,嘴甜,见人就叫哥哥叫姐姐的,但也就到此为止了,都在基本的社交礼仪范畴内,也没见他有什么多余的举动甚至多说一句话,某些时候甚至显得比张伟还疏离——所以结论是什么,他没有细想,说不上是不想还是不敢,但无论如何,这个事都往他心上走了一遭,算不上介怀,但足以让他记着了。

于是坐到车上的时候他还在走神。

“哥哥,安全带。”王嘉尔出声提醒他。

“啊?哦……”张伟还处在半懵半醒的状态里,身旁王嘉尔就十分热心地俯身过来帮他去扯安全带的勾,张伟彻底被吓醒了,大气不敢出地定在那儿,等到王嘉尔帮他扣好安全带,坐回了驾驶座,他才松了口气。

显然他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景,非常不擅长,但王嘉尔表现得好像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似的,于是他也不好显得太不自在,只能故作镇静自若,没话找话,“你自个儿写歌吗?”

“我写过。”王嘉尔认真地回答他,“但是公司说还没有到时候。”

“什么时候?”张伟一会儿没能理解对方的意思,追问道。

“就是公司觉得现在还不能发我的原创。”

张伟这下听懂了,但没好意思问公司是觉得他的原创还不够成熟,还是觉得他不适合走原创歌手的路线,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虽然他没有走地上这条路,但他多少对乐坛或者说娱乐圈这码事有些了解,如果王嘉尔对自己的原创有足够的坚持,那他也能够理解对方为何会羡慕自己了。

但有所得比有所失嘛。张伟又想。



比如这个录音棚就比自己用过的任何录音棚都要高大上。

张伟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则是羡慕不已。他们乐队没有自己的录音棚,多是租用的,极其偶尔特别拮据的时候,也厚着脸皮借用过。郭阳和王文博负责厚脸皮借,他负责用。

再往前一穷二白的自己搭建简陋录音棚的日子就更不用提了。

他忘了谁说的特别有哲理的一句话,地下乐队作品少不是写不出而是录不起。

再往下想就太过自怨自艾了。

工作时间的王嘉尔非常专业,专业到把张伟丢给经纪人之后就没了人影。Cindy像观察什么新奇物种似的将张伟从头到脚打量了几遍,眼里全是好奇和不可言说,看得张伟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是怎么的呢?邀请我来喝茶?”

“嘉尔去准备了,等下带你去陪他录音。”

这话听着就更不对劲了。张伟心想。但他没敢反驳。

他甚至很想串通郭阳来个电话遁。

约摸一杯茶的时间,Cindy便领着他去了控制室,他到的时候王嘉尔还在和录音师确认最后的细节。张伟一边心想既然是重录那不是应该都已经录过一遍了吗,一边一声不吭地给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十分顺手地从桌面上掳了份歌词看了起来。

是首中文语法很奇怪的情歌,看了三行他便看不下去了。

抬起头,王嘉尔已经在玻璃后头全副武装了,和他对上视线,冲他眨了下眼。

王嘉尔唱歌的嗓音比说话更低些,就和他想的一样带劲儿,这年头深受少女们追捧的小烟嗓,谁听去了都得小鹿乱撞一会儿,哪怕是这样没什么营养的小情歌。他听着听着就愈发觉得可惜,把琢磨王嘉尔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这回事给抛到了脑后。

Cindy递了杯水给他,“昨天这小子溜走是去找你了吧?”

“啊?”张伟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节,努力回想了一下昨天和王嘉尔碰面的场景,“不是,这,啥叫溜啊?你们不是在798踩点呢吗?”

Cindy显得比他更惊讶,“他这么说的?”

“是啊,要拍广告提前踩点,说是你把他丢那儿的。”

“不得了。”Cindy挑了下眉,笑了,“我们本来前几天就该回香港了,母带出问题才取消的航班,录完就该走了,哪来的广告要拍啊?”

张伟愣了,才想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糖果演出那晚王嘉尔亲口说的。

“………………我去。”于是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

Cindy看上去并不打算刨根究底,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他,换了个话题,“我们后天就要走了,你已经有嘉尔的微信了,如果实在不方便的话,有事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

张伟琢磨了一会儿也没琢磨出这个“不方便”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客客气气地收下了名片。

“不要从我这里离开视线
请更靠近我 让我更了解你”*注

王嘉尔在玻璃后头这样唱。



等王嘉尔完成了这天的工作,张伟早就不见了踪影。

还没来得及交代剩下的事,他就逮着准备离开的Cindy问道,“张伟哥哥呢?”

Cindy无辜地耸耸肩,“有事就先走了,看你还在录音就没有打扰。”

王嘉尔心里有委屈,但又实在找不出理由去抱怨,只得撇撇嘴,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张伟发了条语音,【哥哥你怎么先走了?哥哥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Cindy在一旁瞪他,“不是说好今天要和何老师吃饭的吗?”

“哥哥昨天请我吃了烧烤啊。”王嘉尔说得理所当然,“可以一起嘛,哥哥和何炅哥哥也认识。”说完他又想到那天何炅和张伟道别时确实说了改天再约饭这回事,他便更理直气壮了。

那边张伟回得也快,【我这儿还有事呢……】

也不说是什么事,听着很是蹊跷,王嘉尔很丧气。

【那哥哥你明天有空吗?】

Cindy彻底不打算管他了,摆摆手转头就走。

张伟没有马上回复,王嘉尔猜他有事,就把手机搁到一旁,开始和助理对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因为母带的问题,他的日程耽搁了几天,接下来回到香港之后得有一段时间可忙了。

听着听着他又开始走神。

刚才张伟看歌词那会儿他都看进了眼里,显然张伟对他唱的歌不是太感兴趣,那张纸拿起来看了没几眼就又放下了。他录音的时候对方倒是有在认真听的模样,只是也不可避免地走神了几次,他也没法一直关注对方的举动,便也不太确定张伟到底听进去多少了。

直到这天吃完晚饭回到家之后,他都还在想这件事。

用Cindy的话来说,他邀请张伟来听他录音,显然是有居心的。

而他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想让张伟听一听自己唱歌。发给他他也未必会听,邀请他来现场好像更有难度,趁热打铁请人来录音棚已经是他能想出的最有效的方法了。

但对方看起来并不是十分领情。

一路上他查看了好几次微信,几乎怀疑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但张伟还是没有回复。

他盯着对话框发了会儿呆,又编辑了一条消息发过去。

【哥哥,我可以向你邀歌吗?】

这种感觉不大对劲。就好像他煞有介事地请对方来自己的录音棚一日游只是为了顺理成章地提出这个邀请似的,但这个念头确实从几天前他了解到张伟有在给别人写歌时就产生了,他甚至按照何炅的提示找了几首张伟给别人写的歌来听,为自己的这一行为做足了准备。

但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提出来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这番纠结甚至有点不太像他。

他想到Cindy提过微信有撤回的功能,赶紧点了撤回。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好啊。】




.tbc


*GOT7《Moonlight》的歌词,这两句正好是嘎唱的,很适合,就用了

评论(4)
热度(20)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