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坤 ] 回声(全)

Title:回声
Pairing:陈立农/蔡徐坤
Rating:PG-13
Notes:之前删掉了重发,破镜重圆梗

门被推开了。

首先吸引他目光的,是与屋内色调以及气氛形成鲜明对比的,一抹烈焰燃烧似的红,唐突而不合时宜。不过毕竟也没人规定这样的场合必须穿得低调冷淡,也就找不出适当的理由来指责。

那人往门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即马上抬起手腕看表。

蔡徐坤的表情也是平常,等到走近了才问道,“你怎么也在?”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陈立农来的时候可能是没打伞,头发湿了一层,两肩的衣服也有明显的水渍,一动,发梢的水珠滴落了下来,“我也有受到邀请啦。”

他显然还想再说点别的什么,蔡徐坤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这股子冲动,他太了解陈立...

[ 农坤 ] Psychocandy(05)

.05

卜凡觉得自己应该不是最后一个发现陈家兄弟关系并不简单的人。

陈家的哥哥不姓陈,姓蔡,是领养来的,兄弟俩没有血缘关系,在认识陈立农之前,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只有这些。但倘若再加上那些不入流的小道消息,故事的版本就可谓是五花八门了——在真正见到陈立农的那一刻之前,他相信的都还是陈家少爷已经不在人世的传闻。

他觉得陈立农和所有的传说版本都不一样,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儿不一样,总之他不太能看得懂陈立农这个人,尽管刚认识的时候他差点以为对方就和表面上看来一样人畜无害,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在他们这条道上混的哪会有什么清清白白毫无心思的人。

这天陈立农穿着一身黑色的连帽运动衫来参加吉诺的葬礼,混迹在那群义愤填膺的青少...

[ 农坤 ] Psychocandy(04)

.04

他去参加了吉诺的葬礼。

破旧的教堂里挤满了他没打过照面的少年,个个看上去都义愤填膺。此前陈立农便对帮派招揽青少年一事略有耳闻,但这还是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些生力军初生牛犊的那股子劲儿。吉诺三个月前才刚满十六岁,年纪在这帮孩子里已经算大的了。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策略。招揽年轻的侍者、在餐厅和杂货铺打工的少年,帮派成员的儿子和弟弟,还有低收入家庭的儿子,将他们变成帮派的武器。

吉诺在刚认识的时候便给他展示过身上的淤青。他知道那是防弹背心将子弹阻挡在肉体之外留下的痕迹,帮派为了训练这些少年不畏惧武器,会让他们穿上防弹背心,然后向他们开枪射击。陈立农有过这样的体验,仅仅是一件防弹背心当然无法给人站着不...

[ 农坤 ] Psychocandy(03)

.03

“你下次不用等我啦,咖啡店最近比较忙,我可能经常要上晚班。”

陈立农盯着微波炉显示屏上的数字,想到什么似的皱了一下眉。

大花从蔡徐坤怀里跳了下来,一路小跑蹭到他腿边,他蹲下身去揉了揉它的脑袋,“有乖乖听哥哥的话吗?”刚说完,眼角瞥见桌脚旁搁着的还没来得及扔掉的空罐头,忍不住笑了。

“你都不回我短信,我怎么知道你不回来啦。”蔡徐坤学他的腔调说话,声音从毯子底下模模糊糊地飘过来,尾音懒洋洋地拖着,比起抱怨更像是撒娇。

陈立农不置可否:“我明明有让瑞林哥转告你欸。”

“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多此一举。”

“我今天去了趟码头啦。”陈立农将橱柜门关上,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然后就有碰到瑞林哥,正好我的手机...

[ 农坤 ]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全)

Title: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Pairing:陈立农/蔡徐坤
Rating:PG
Warning:瞎编乱造,胡言乱语,而且喔喔西

所以,你得当心,你以为在心里的,说不定是在别的器官里。

                                    ...

[ 农坤 ] Psychocandy(02)

借用了一点楼里的梗,感谢授权哦<3


.02

蔡徐坤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他放下水杯,视线从文件袋一直溜到手机屏幕上瞥了一眼,陈立农还是没有回复他的消息,也许是在忙,他不满地撇了撇嘴,顺手将手机放进第二层抽屉里,锁上了。

进来的是吴瑞林,他的副手,是个新加坡人。陈氏作为一个家族企业,在当地的华人社区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无人不知的名字,两年前他以养子的身份刚进入陈氏的时候便认识了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新加坡人,黑框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更像是个生意人而不是地下帮派的二把手。

“去过码头了?”蔡徐坤问他。

吴瑞林点了点头,“打算明天再去一趟。”

大约是一年前,陈先生在突然对内放出风...

[ 农坤 ] Psychocandy(01)

Title:Psychocandy
Pairing:陈立农/蔡徐坤
Rating:NC-17
Notes:瞎写,对湾湾黑社会不熟所以背景架空,本质cpy文学不必太较真,一切犯罪行为请勿上升,坑品不好,慎入

.01

陈立农并不是那么擅长分享。

情绪,想法,身份,经历,诸如此类人们在日常交谈中自然而然便会流露出的信息。他总习惯于不动声色地将引到自己身上的话题掩盖过去,或是半真半假地说些玩笑话,通常情况下,笑容是为谎话增强可信度的加分项。

比如此刻,吧台前的男人一边入神地看着电视,一边与他搭话。男人叫卢卡,东部口音,每一个辅音t都发得很重,让他想起蔡徐坤翻来覆去看过很多遍的那部肥皂剧的男主角,尾音还打着卷,轻佻极...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