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方衍生】【张Sir/李家俊】潜龙勿用


给冷哥哥小晗以及阿鸢迟到的情人节礼物!爱你们嗷!

很短很渣求不嫌弃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8,END)

最终章请让我任性地占一下高方的tag吧XD

——————————————————————————————

沉入水里的瞬间,他感觉到刺骨的寒冷从各个方向汹涌地向他袭来。

爆炸以水波的形式撞击在他身上,内脏像绞在一起似的闷痛。他没有睁开眼,但是他能感觉到一束光从头顶上照射下来,从遥远的天空投掷过来的明亮的白晃晃的光,他忍不住紧闭起了双眼,然后像是刚才那光线只是错觉似的,一瞬间视网膜上又漆黑一片了。

他仿佛记得这种被黑暗吞噬的感觉。

是时候结束了。他想。

血从伤口不断渗出来,融进河水里,河水又从四面八方不断挤压着他的神经,像是要从那些伤口里渗进他的身体似的。他试图动了动手指,但那里一点知觉都没有,他是有挣扎的念...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7)

方新武从梦中惊醒。

他猛地翻身坐起来,下意识地往枕头底下摸过去,但是什么都没有摸到。他一向浅眠,任何一点细微的动静都能让他的身体在大脑彻底清醒过来之前作出反应。

他看见了破坏他睡眠的罪魁祸首。

一只地鸫站在窗台上看着他,漆黑的眼珠在阴影下像两个阴森森的洞,听见他醒来的动静也不飞走,像是一点也不怕生似的,扭过头去梳理着羽毛,又将头扭回来。

它就那样和方新武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悠悠地扑扇着翅膀离开了,隐进了夜色中。

这下他睡不着了,翻身下床,往露台上走去。

“没睡?”一个声音这样传过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他一跳,方新武这才发现露台上除了他以外还杵着个谢文峰,后者挑了个没风的角落,正好是方新武那个位置的视线死角...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6)

达在钱多多手下做门童的时候只有十七岁。

他生来贫穷,但是为了生计,为了治珍吉拉的病,他接触过很多不同的有钱人。多是家世显赫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或是飞扬跋扈粗鄙不堪的暴发户。钱多多和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不一样。他看上去张扬而自恣,却比谁都精明,达在他面前时总觉得什么弯弯肠子都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

但他骨子里的粗俗又是掩盖不去的,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要掩盖。

达一开始知道他与方新武的关系时是十分震惊的。

倒不是说他觉得这样的关系有什么不妥,他甚至能够猜想得到方新武有足够的理由或是好处去维持这样的一段关系,但让他无法想明白的其实是钱多多的态度。他也并没有细想。

这天他去找钱多多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没底的,他不知...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5)

方新武来到餐厅的时候,钱多多已经吃完了早餐,正坐在那儿翻报纸。

他略微有些意外,以往他才是更早起的那个,但他回想了一下此刻的时间,发现与他通常醒来的时间相差无几,所以不是他起晚了,而是钱多多起早了。这个结论让他更为诧异。

他走过去在钱多多对面的位子坐下来,从衣兜里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伸手去裤袋里掏火机的时候摸到了什么别的东西,于是将它与火机一起拿了出来,放到了桌上,换了只手去摸火机,点上,低下眼去看桌上的东西。

那是一张被洗得皱巴巴的纸,颜色都褪了,只剩下几个弯弯曲曲的字母还能够勉强辨认出来。

Siam Niramit,铂金座,后面的座位号被磨白了。

对面钱多多抬起眼来看他,“早啊,”他顿了一下,...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4)

他再次见到奇夫的这天,空气中仿佛有远处隐隐约约飘来的硝烟的气味。

到了傍晚的时候,天是灰色的,云层压得很低,中间裂了个口子,漏了点夕阳下来,像是一个尚在烧制的瓷盖破了条缝,远处树枝的梢头好似能直接穿透那个裂纹似的,在周遭都安静下来之后,从那里突兀地飞起了一只鸟,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扑扇翅膀的声音,成群结队的鸟从山脚的林子里飞了出来,从低矮的云层底下掠过去。

鸟类倾巢迁徙大约是什么灾难的前兆。

钱多多收起手机,站在院子里盯着云层中间的那条缝看了一会儿,然后进屋将窗帘拉上了。

发起这个吻的人是奇夫。

他自从再次出现在钱多多面前之后便没有说过一个字,钱多多没有问他这些天去了哪里,他们从来不过问对方类似的事情,但这...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3)

方新武设想过很多种场面失控的可能性。

人流众多的商场,心狠手辣的毒贩,各怀鬼胎的交易,这次行动几乎集齐了所有可能导致一发而不可收拾局面的因素,他感觉自己紧绷着的那根弦随时都有断裂的风险。

他听到扫射的声音,然后是郭冰撕心裂肺的哭喊。

他没敢设想与自己直线距离不过两三百米的地方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个念头让他感到坐立不安,握着枪的手在冒汗。钱多多扫了他一眼,依达和邢登仍旧在僵持着。考虑到身份暴露的风险,在这次行动中,郁平没有给他分配任何具体的角色,只让他见机行事,这反而成了此刻让他焦躁不安的原因。

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在这里耗着,但他无法抽身。

他有无数种用以应对身份暴露的计策,但是当他挪动右腿的时候,他想...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2)

算了一下20章内应该能完结,给看文的大小天使们先比个哈特

————————————————————————————

重复和回忆是同样的运动,只是方向相反;因为那被回忆的事物所曾是的东西,向后地被重复;相反,那真正的重复则向前地被回忆。*

一座潘洛斯阶梯,一个乌洛波洛斯之环,一本沙之书。邢登的脸,枪响,聚光灯破碎的声音。方新武沿着楼梯缓缓往下走的时候,这些镜头就像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面飞驰而过,然后又倒回来,重播,如此反复。

他深知人不能陷在过去的道理,但这些东西无比清晰地刻在他的记忆里,与那些美好的甜蜜的过往,和那些残酷的冰冷的现状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直到他再也分辨不出它们之间的区别,仿佛喜怒哀乐已经成...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1)


他们之间的关系俨然成了一场赌,方新武赌自己不会陷进这个局里。

他睁开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房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钱多多宅邸的窗帘大多厚重,能够阻挡任何自然光的进入,到了晚上,一关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是凌晨三点二十一分。

按理说他是应该睡着的。自从开始忙活湄公河一案之后他便鲜少能有安稳的睡眠,在游艇上更是没什么时间睡觉,继而又遭遇埋伏追杀,在冰冷的河水里泡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他此刻都是格外疲惫不堪的。但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分睡意。

回到宅邸的时候他觉得这房子看上去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来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通常这幢别墅从外边是看不见房子里的任...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0)

方新武低下头查看了一眼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机。

没有任何消息。

在来的途中钱多多随口提了一句,这深更半夜和他在游艇上见面的是一个大航运公司的人,算是个旧识,也并非谈生意,就是约见一番。方新武本以为对方带上自己想是让他充当翻译的角色,没想到对方中文说得挺溜,被晾在一旁的方新武只得百般无聊地玩起了手机。

“所以钱老板是有这个投资的想法吗?”对面的男人这样问道。

方新武默不作声地观察起了这个男人。他说自己叫吴瑞林,是个新加坡人,没提和钱多多是怎么认识的,但二人看起来交情不浅的模样,尽管对话时的语气和措辞颇有几分疏离感,但方新武猜测那也有可能只是出于职业习惯。

“你看看,美国从亚洲进口的纺织品,走太平洋航线的,七成...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9)

好,我要开始私设如山了(说得好像前面没有私设似的


——————————————————————————


戳我


上游艇的时候他们都知道皮尔的人在岸边盯着。

倒不是皮尔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心思,但谨慎起见,也是为了在沙先生那边更好交代,皮尔还是这样安排了。方新武和钱多多从赌场里出来的时候离众人散场约摸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登上游艇时则已经是半夜。

这游艇方新武之前也来过,钱多多长期包了这里的四个大注码的贵宾厅坐庄,偶尔来放松一番。

在第一次登上这个游艇之前方新武就仔细调查过,游艇是澳门万豪博彩集团的,老总和钱多多交情不浅,也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这次再回到这里的...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8)

哇,终于写到这段了,你猜下章会不会有肉?


——————————————————————————


钱多多看了眼手中的牌,视线忍不住往屋里另外几个人身上扫了过去。

他深知奇夫的话他只能信一半的道理,哪怕听上去再有说服力,他都有理由相信那是对方反复打过腹稿之后说出来的。达在他手下做事的日子不长,不过是他刚到金三角开赌场时雇佣过的门童罢了,他连对方那会儿是否成年了都没有过问,更别提其他的情况了。奇夫不知道这一段也是情理之中的。

珍吉拉染有重病。达四处替人办事赚钱。一个毫无破绽的逻辑。

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初恋情人。钱多多想。这个悲惨的故事放在奇夫身上未免显得有些蹩脚。

但奇夫从不撒过...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7)

达找到了奇夫在电话里跟他说的地点。


这里从外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酒吧,但是当他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其实热闹极了。红色调的灯光,被人群包围的舞台,浓妆艳抹的舞女——达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

台上的女人缓缓地撩起裙子,以一种可以露出半个胸部的姿势去解丝袜上的吊带。达感觉有些窘迫,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去寻找那个把自己叫来这里的人,正打算转身,便感觉胳膊被人一把抓住了,他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看,果然是奇夫。

“才刚来,就着急着走了?”奇夫笑他。

“我是在找你。”达解释道,“你为什么叫我来这样的地方?”

奇夫拽着他的手臂往人群中挤了过去,“既然来了,就好好看表演吧,我好心约你出来,你还不领情。”台...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6)

依旧电影剧情大篇幅篡改预警,以及本章没有钱方对手戏,全是啰嗦的小论文

————————————————————————

营救岩多帕的任务失败简直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巩猜将情报透露给他的时候便有过这方面的担心,毕竟城中人员混杂,岩多帕又被严加看管着,干扰因素太多,在无法事先演练的情况下,要在不引起混乱的前提下将他救出来,听上去就像是一种只在理论上可行的办法。

即便如此,行动小组捅出的娄子也远远超出了方新武的设想。

“实在对不住了,”郭旭露出了许些为难的神色,“但是救岩多帕就只有这一次机会,我们不能错过这条线索,任务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野牛队待命也是为了确保这个,毕竟——”

方新武越听越生气,没等对方说完...

(*´艸`*)

疑心传心:

“要走了吗?小奇。”钱老板说。

 @空巷 博主什么时候更《揪心的玩笑》啊,我已经心痒难耐啦~~笑话一副,不成敬意~

Ps:彭于晏有双特别的脚,大脚趾比中指短很多。

【钱多多X李家俊】Crazy In Love


我又来搞事了,高方衍生拉郎,剧情苦手又短又渣凑合着看吧


都不好意思说是送给冷哥哥 @冷哥哥截了膝盖又摘肾  的(捂脸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5)

这章开始会有大量对电影原剧情以及细节的篡改,预警一下
我又习惯性地开始写傻白甜情节了,求不嫌弃qwq

撸否说这章有敏感词(又没有车有你妹的敏感词)不让发布咱只能走链接了


我是链接


图片版不方便看的话戳这里


各位看文的大小天使请留下你爱的脚印好吗qwq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4)

已经更新和谐段外链


——————————————————————


“这里风景倒是不错。”

郭旭发出这句感慨的时候,方新武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没接话。

这样的风景他已经看了五年了。起初他刚来金三角的时候,倒也会在经过的时候多看一眼沿途的风景,但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任何人厌倦同样的景色,何况他还有着比大多数人都更加敏锐的观察力,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便失去了再去欣赏的心思。

如此一来,这些年他在这里的经历似乎也显得混沌了起来。他很难去想起一个特定的记忆点,就好像这五年间并没有任何值得他去回忆的经历似的,他的大脑被各式各样的情报所填充着,线人的脸,黑道上错综复杂的关...

【高方】It's Consuming Me


钱老板视角预警!是的我又来搞事了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3)

没什么意思的过渡章节,我尽量把这文写短点, 长了容易坑

————————————————————————————

方新武回到酒店的时候,天还没亮,但是钱多多已经醒了。

后者换了身西装,正坐在沙发里喝茶,一见着他,便放下茶杯对他招了招手,“来来来,小奇,喝茶,这茶还真不错。”说着还拍了拍身旁的位子,示意他入座。

方新武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

“醒这么早啊,钱老板。”

他在钱多多对面坐了下来,端起对方给他斟的茶,小啜一口,茶是温的,看来钱多多已经醒来有段时间了——他没继续往下想,生怕自己此刻那分没由来的警惕...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2)

尽管应该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但还是说一下,大段落之间会出现视角的切换,也就是说,并不是全文都是小方的视角,而钱老板视角里的小方,自然是叫奇夫了。


以及再次,请看清CP再往下拉!


——————————————————————————


钱多多第一次感觉自己并不了解奇夫这个人,是在床上。

那大约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们第一次接吻比第一次上床要晚很多,仿佛彼此都将这默认为了一个可以略过的环节,谁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好像性与爱本来就应该是两种毫不相关的行为似的。

奇夫和他睡过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钱多多从来都没有搞明白过对方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而爬上他的床的。不是为了钱,更不是...

[ 湄公河行动 / 钱方 ] 揪心的玩笑(1)

Title:揪心的玩笑
Pairing:钱多多/方新武
Rating:NC-17
Warning:一个没有高刚只有钱多多的宇宙,虽然起了这样的标题但是和之前那篇高方并不是姊妹篇……依旧私设一大堆,想了想从第二章开始还是不打高方的tag了以免有姑娘不小心踩雷,看文的姑娘搜钱方或者湄公河行动吧,比哈特

请看清CP!!

请看清CP!!

请看清CP!!



知道他们关系的人不多也不少。

多到足够让方新武在钱多多所涉足的领域里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同时又少到他不需要担心风声走漏到同行耳中的可能性。方新武对自己经营这重身份的成果还算得上满意,但他近来愈发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就好像自己走错了一步棋似的,只不过看着棋盘...

【高方】画风的兼容性测试

先剪个有病的练练手

打滚求弹幕啦இwஇ

[ 湄公河行动 / 钱奇 / 高方 ] 二重身(下,全文完)

说好的车,本来以为要拖到明天的,结果一打鸡血就写完了

画风突变了好几次的脑洞产物,谨慎食用


10.

在与奇夫交谈了一阵之后,高刚陷入了沉思。

如果对方没有说谎,那么他口中的钱多多钱老板或许并不像他一开始听到名字时所以为的那样是个财大气粗钱多无脑的土豪,应该是个靠自己打拼的生意人,至于是个什么性质的生意,奇夫在得知他是警察之后就打着哈哈换了个话题,大约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合法生意。

但话又说回来,他也没那个超能力去管另一个世界的人怎么过活,尽管他与生俱来的那种正义感让他对此感到了几分不舒服。于是他顺着对方的话题聊了点别的,直到一旁的方新武插了嘴。

“你和那个钱老板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大概有些多...

[ 湄公河行动 / 钱奇 / 高方 ] 二重身(上)

Title:二重身
Pairing:钱多多/奇夫,高刚/方新武
Rating:NC-17
Notes:脑洞大收不住,片段式灭文法,就不告诉你NC-17是哪对出现在哪里

01.

奇夫第一次见到高刚的时候,脸上飞快地换了十几种表情愣是不知道哪种更适合现在的场景,甚至连他那点优于大多数人的随机应变能力也完全派不上用场,只得无计可施地摆了一副傻愣的表情看向对方。

“钱、钱老板……?”

正被半晌没反应的对方搞得不耐烦的高刚这下也愣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谁?”

02.

看着长桌两端用同样警惕的眼神打量对方的方新武和奇夫,高刚突然感到了头疼。

“你们——真的不认识?”

然后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同时转向了他。

“我们看起来...

© 空巷 | Powered by LOFTER